瓜_带我去伦敦

You cannot do anthropology with an idea to change the world. 


我觉得老师讲的很对。这是我最最喜欢anthro的地方,也是当时选择这条路的原因,不过如今也正是因为这个我没法完全坦然地继续走下去。那个只靠intellectual pursuit就能产生足够的“意义”生活下去的我已经被自我怀疑毁掉了。


永远保持开放、保持怀疑,"intellectual extremetist"的生活是一种奢侈品,并不只在于它的确在经济上花费更多。比金钱更难得的是“我不想改变世界,只想了解世界”这种心态。只有从来没接触过苦难和不幸的人才负担得起吧。


妈的是不是姨妈期快到了,又开始每月矫情。好难过。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