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_带我去伦敦

一个夜聊随脑

是这样的。室友今天临睡前突然提起这样一个问题,说觉得以前以为自己想要自由,现在发现好像如果失去自由也不会那么难过,因为它似乎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说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在喊追求“自由”,像个cliche,好像失去了选择不自由的权利。她说自由这个词就该是褒义的吗,我觉得它该是中性的。


然后她去睡了,然后我脑洞炸开了,停不下了,非得写点什么不可。


她的话首先就让我想到法革期间“不自由就强迫你自由”。跟她开玩笑讲,这位公民,在法革您这是要上断头台呀。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选择不自由,这本身不是一种自由吗。虽然我觉得存在这种说法,意味着对人的教育依然任重道远。


我依然觉得自由二字本质上就是值得每个人去追求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并不存在相对问题。但是有两个环节出了问题。首先,不管是从历史上看的纵向演进还是某一时间点的横向传播,这两个字背后的复杂含义逐渐被简化,到desirable,到单纯的“好”。这时候再从“好”这个东西理解回去的话,人就会自然而然地期待获得自由之后就能够获得满足幸福感。可是没有这种东西啊。“值得追求”不意味着它不需要付出代价承担责任,更不意味着快乐和满足感能够立刻获得。这也就牵扯到第二个问题。


Freedom is a means to an end, not an end itself. 


获得自由是第一步,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能追求所谓“真正想要的”,不管那是什么。当然啦,其实严格说来这也不是必须的。能让人们都获得满足又不必赋予人自由的方法,就是有外界来决定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对,就像美丽新世界那样。不过不,也不至于那么夸张,那么彻底,媒体的影响也相当可观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幸福与自由才是冲突的(似乎想通了困扰我中二期的一个问题)。


说实话,这种“美丽新世界”式的解决方案我实在没办法用理性否定它,只能靠感性回避它。“我要痛苦的自由。我要这一切。”


啊回来说到自由不过是第一步。所以如果获得自由没有让你得到满足,这不是自由的错,是因为你自己的工作还没完成。


说到法革那句话也是。被强迫的不是自由,而是对自由的解释权,是自由的下一步——强迫你去激进,去革命,去为断头台欢呼。它们虽曾被用来争取自由,但绝非自由本身。


唉,错误的归因,错误的归因啊!错误的归因可以解释多少恶行。


讲到这里(严重跳戏 前后文基本无关),突然想起今天(昨天)电话里跟我爹吵了一架。其实是老问题只不过这次我们都讲的比较多没有见好就收而已。虽然说吵的过程中自己情绪化极了 脑子里的观点就是讲不出来(唉 垃圾 太没用)但是吵完还是有些开心。因为认真起来讨论的话,我爹的确是个讲道理的人。我说讲道理的意思是,在我俩吵的过程中他完全没有过于主观或过于情绪化的逻辑归纳(虽然会有情绪化的表达 这个 无法避免)。我娘在听我俩快吵起来的时候紧张极了 唉 hhhh 何必呢。我们这种吵又不是那种针对人的有杀伤力的吵。而且,虽然我不喜欢说话太极端,但——任何没有能力摘清楚人和观点的人,我是说,任何人,都不够格去严肃认真地讨论一件事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