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_带我去伦敦

一段渣翻译。Mary Renalt: The Nature of Alexander 里面描述赫菲的 非常 非常戳心的一段话。


如果他晚于亚历山大过世,或是亚历山大在他去世后活的更久一点,足够去怀念他,甚至将他的形象理想化,那么历史上的很多空白都将被填补。他可能是历史上得到最不公允评价的人之一了。他一生当中必定引来了许多嫉妒;在他去世后没人有任何兴趣打算提高他的声誉,关于他的全部记录都来自于他的对手。然而惊人的是,即便如此也少有不利于他的记载。我们所见到关于他最糟糕的描述是一件已经遗失具体细节的事情:他曾挑起一场私人争吵,说明他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好斗。……他的离世几乎让亚历山大失去了理智。要说他们之间仅仅是一种床伴或利益互惠关系并以此作为他忠诚与奉献的回报,根本站不住脚。

Curtius写道,他比亚历山大更加高大、帅气。没有任何历史学家明确表示过他们是否维持肉体上的情人关系。但Plutarch提到,在特洛伊遗址,亚历山大曾向Achilles墓献上花环,而Hephaestion祭拜了Patroclus的坟墓。尽管荷马未曾提及,但在古风时期的希腊,人们默认英雄之间的爱情是包含性关系的。这种公开的表露,是典型的亚历山大对于个人忠诚的热情。无论如何,奥林匹娅斯都曾疯狂地嫉妒他们之间这种亲密关系,甚至在他们远征亚洲的途中写信责骂Hephaestion。Hephaestion回信的一个片段留存至今:“不要再和我争吵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意的。你知道亚历山大对我而言比其他任何人都重要。”

评论

热度(72)

  1. 猫睡瓜_带我去伦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