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_带我去伦敦

看完Oh Boy后的脑洞【FriedrichAlbrecht腐向慎入】

我的名字叫Friedrich.

我现在自己租住在柏林一间小公寓里。我没有家人。在乎的人——妈妈,弟弟,和你,Albrecht,我失去你们也已经太久了。久到…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这么老了,老得听不懂别人的话,认不出身边的景。六十年后再回到从小长大的这条街上却什么也找不到。

不过这样的日子我也已经习惯了,甚至过的有些腻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活在世上,不知道想找什么也什么都找不到。
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可能。
一想起自杀二字,那句话就不停地在我脑袋里回响,不停地。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清晰的有点残忍。

〔自杀的人,是没有资格在报纸上刊登他们的讣告的。〕

每次想起这句话,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江倒海的向上涌,抑制不住。到最后指尖都在颤抖。

所以我到处流浪,或者,用逃难这个词更恰当一点?一边逃避着所有那些记忆,一边期待自己的生命能快点消耗殆尽。

直到最近。我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不支。我明白,自己的时间终于快到了。

于是我终于决定回家。

上帝保佑,我竟然成功找到小时候曾经住的那条街,还在那里找到一处合适的居所把自己安顿下来。

然后我就每天在这条街上走来走去,想尝试抓住过去的影子。在每个徒劳无功的日子的结尾,我都会去酒馆里喝一杯,一个人,不去跟任何人交谈,喝完就离开——毕竟我已经听不懂他们讲话。

我想,终于是回家了,就这样日复一日等待死亡的来临,对我而言恐怕没有更奢侈的选择了。

直到有一天。确切地说,是有一个晚上。
那天我迈进那家酒馆,刚一抬头,Albrecht,你知道吗,我看到了你。
是你。跟你一样的面容,一样的身形,一样的脆弱敏感,跟全世界都疏离着的少年。

我稳住自己。管老板要了两份酒,走上前去跟他搭话。
他抽着烟。但是我能听懂他说的话。

〔如果您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想一个人清净一下,可以吗〕

你看你看,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和你一样的温柔。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想起那些你为我读你写的那些文章的下午。没有想到那些明亮的时光竟然也在记忆里面落满了灰尘。

我自然是没有走。我一直在对他说话,好像说了很多。因为上次你不辞而别的时候,其实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的。我对他讲起那时在阳光下面骑自行车的日子。你知道吗Albrecht,我一直在想有机会要带你到我长大的那条街上看看去。虽然我的家永远也比不上你家的宽敞气派,但那里有我最美好的回忆,是我一定要和你分享的东西。

那天走出酒馆的时候,我眼前一晕跌倒在地。恍惚间刚才的那个少年好像冲到我身边,冲我焦急的喊着什么。
可是这个时候他说的什么,我却听不懂了。
因为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当年扑向那个半死不活的苏联战俘的你,大声喊着要止血的绷带,颤抖着声音像要随时崩溃的你。
那个让我心疼的,让我想要不顾一切抱在怀里的你。

是时候了,Albrecht.
在我最后闭上眼睛之前,看到那个像极了你的少年,焦急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可是,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就终于可以见到你的笑脸了吧,Albrecht?

—————————Fin.———————————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