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_带我去伦敦

《DOUBLE》 #Merthur# #亚瑟黑化# #双重人格# (25章完结)

好喜欢QAQ

夏日尘韵:


这是脑洞:敲门的是亚瑟又不是亚瑟。双重人格的亚瑟在白天对他的贴身男仆说:”如果晚上我来敲你门,千万别开。“梅林答应了,并且他真的很怕夜晚的亚瑟。


 


 


《DOUBLE》      BY 熨斗 @夏日尘韵


 



 


Nothing in the world is single;


All things by a law divine


In one another's being mingle—


Why not I with thine?


 


世上一切无独有偶,


万物遵循同一法则,


彼此交融,


我和你为何不是?


 


******************************


 


“你在烦恼什么我的陛下?”


“Shut Up!”


“你生气了?让我猜一猜,是因为你那小男仆?”


“Shut Up!”


“噢,看来是我。”


“Shut Up!”


“你很快就不用烦恼了......it’s my turn.”


 


 


夜晚的卡梅洛特是什么样子的呢?


如果你真的好奇的话,这里的子民会告诉你,“夜晚不要轻易开启你的大门。”


如果你还是不肯罢休,继续追问下去的话。


卡梅洛最好的男仆会告诉你,“这是国王的命令。”


 


 


梅林的话总不会错的,他是陛下最信任的人。


这是卡梅洛每个人都知道的。


 


 


这个国家是不存在秘密的,因为黑暗的力量太过强大,你所有的秘密都会被一个叫做“灵”的家伙所吃掉。


对了,你又会好奇什么是“灵”。


别急,宫廷御医盖乌斯会告诉你这是什么。


 


“盖乌斯,那个叫做‘灵’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梅林坐在窗前,看了一眼快要夜幕四合的卡梅洛便收回了视线回头问道。


“梅林,你该不会以为‘灵’是某个人吧?那根本就不是实体,一个古老传说而已。”盖乌斯继续捣鼓着手中的药草,不打算正面回答。


“但是,他并不是古老传说?”


“我的意思是,他现在就在卡梅洛出现了对吧?”


“盖乌斯,我充满了疑问?!”


“梅林,你需要自己寻找答案。”盖乌斯把那本魔法禁书丢向了梅林,“不要太入迷,‘灵’的存在对卡梅洛并没有太大的坏处。”


“所以你承认他存在?”梅林挑了挑眉。


“我并没有这样说。”盖乌斯收回手,继续捣鼓着他那似乎永远弄不完的药草。


 


 


“夜里,记得不要轻易开门。”盖乌斯在梅林走前总算抬头说了一句忠告。


“恩,我知道。”


 


 


梅林清楚地记得白日里亚瑟的请求,他那最伟大的国王难得露出了示弱的表情。


“梅林,如果晚上来敲你门的是我,请一定不要开门。”


“为什么?”


 


亚瑟说不出理由,他那躲闪的眼神让梅林看出了他一定是有难言之隐。


于是,他体贴地为他穿好衣服,“你放心吧,我不会开门的。”


 


亚瑟就在这时握住了他的手,“我不想伤害你。”


“你从没有害过我。”梅林把亚瑟的手移开,清澈的眼睛直直地望向了年轻的国王。


 


“你听说过‘灵’吗?”亚瑟咳了一声,回避了梅林大胆而又热烈的视线。


“有所耳闻。”梅林起身,“我希望他永远不会吃掉您的秘密。”


 


 


整个卡梅洛特一到夜晚总会静的出奇,等月亮升上去后就很少有人家出门了。


大家都很守规矩,并且知道锁门。


 


唯一不会把门锁死的,大概就是一直隐藏魔法师身份的梅林了吧。


他并不怕‘灵’,相反,他很好奇那究竟是什么。


 


那本魔法书并没有详细地记载‘灵’的相关资料,只淡淡地提到了是一种只在夜间出现的生物,以食人秘密而生。


真是奇怪的嗜好,梅林摇摇头合上了古书。


 


吹灭了最后一点灯芯的蜡烛,梅林打算和衣而睡。


外面的月光真是太清冷了,他想到了白天亚瑟躲闪的眼神。


叹了口气,又是失眠的夜晚啊。


 


就在他兀自伤感的时候,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咚咚咚……”


 


“谁?”梅林警惕地叫出了声。


“梅林,是我。”


 


是亚瑟,梅林正准备起身为他开门,突然想到了之前他俩的谈话。


他答应了亚瑟不开门的。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梅林试探性地问道。


“我发现了跟‘灵’有关的事,想找个人谈谈。”


“明天白天再谈行么?我已经睡了。”梅林用魔法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困倦。


“好吧,我是来找你的,关于白天的事。”


 


梅林在假寐中睁开了眼睛。


“你是亚瑟么?”


“为什么这么问?”


“还记得你白天说过什么吗?”


“我有说什么让你伤心的话么?”


“你还是不要进来得好。”


“好吧,如你所愿。”


 


梅林翻过身,依旧无法入眠。


他搞不明白亚瑟对他究竟是什么想法,他想他一直很清楚自己对亚瑟的想法。


两个人如果能心灵沟通就好了。


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在亚瑟身上施加这种魔法的。


他想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份真实的感情。


 


人们白天都不会议论晚上的事,因为都是千篇一律的在黑夜降临前就锁好屋子等待入睡。


然而国王对他那贴身男仆的夜间故事是很感兴趣的。


“梅林,昨晚我有去找你么?”
梅林整理亚瑟衣物的手一顿,“你想听什么?”


“你开门了没?”


“没有。”


“很好。”


亚瑟满意地拍了拍梅林的肩膀,甚至少有地用他那深海般蔚蓝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梅林的脸。


“天啊,你脸色怎么那么糟糕?!”


“我可能昨晚没睡好。”


“那放你半天假好好休息。”亚瑟自己穿好衣服起床,看到梅林那不可思议地眼神便说,“我是卡梅洛的国王,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我想,你大概需要看看再出门。”梅林好心地指了指那面被他擦洗光洁的镜子。


“天啊。”亚瑟不敢相信地望了望镜子里的那人,然后气急败坏地把穿反的衣服迅速扯掉。


“不要偷笑,我会知道的。”


于是当亚瑟光裸着半身出现在梅林眼前时,梅林刚刚忍住没发出声的笑只留了一个抿嘴的弧度。


空气里似乎有些干燥,两人几乎同时都移开了纠缠的视线。


 


“我的确离不开你,梅林。”


“我想是的陛下。”


 


 


 



 


The sunlight clasps the earth,


And the moonbeams kiss the sea—


What are all these kissings worth,


If thou kiss not me?


 


阳光拥抱大地,


月光亲吻大海;


这些吻又有何益,


如果你不吻我?


 


***************************************


 


“梅林,我会告诉你的。”


“恩?”


“现在我还没找到解决办法。”


“你在说‘灵’的事么?”


“不,我在说我自己。”


 


亚瑟严肃地停顿了半秒,“梅林,你能为我做到哪一步?”


“夜晚不为你开门。”


“哈哈哈哈…….”亚瑟紧锁的眉一下子舒展开来,“你记得真清楚!”


“不过,我希望你自己做决定。”


 


“我不想对你下命令,梅林。”亚瑟抬了抬头,又继续低下头,手上的鹅毛笔在外交文件上签字。


“昨晚那人是我。”


“我知道。”


 


“但有时我又希望自己不要去找你。”


“你有时的确很矛盾。”


 


“好吧,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亚瑟,下次你想清楚了再叫我吧。”


 


梅林转身的背影是有点失落的,亚瑟不能承认他没看见。


他的确是喜欢着他的男仆,有时他甚至想为了他放弃皇族的使命,去做一个单纯的农夫,和梅林一起在乡野间远离世俗纷争的生活。


但是最近他越发觉得很难办到了。


 


他现在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完全控制。


潘德拉贡家族最后的秘密终于浮出了水面。


 


亚瑟冷笑地盯着那面落地镜,镜子里的他也对他抱以冷笑。


“有趣。”


 


“我想你大概想我了。”


“Shut Up!”


“你看你,我每次出来你都不高兴。”


“你不该出现。”


“噢,你终于不说那句无聊的话了。”


 


镜子里的亚瑟走出来,站在了亚瑟面前。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等天再黑点,我就是完全的你了。”


“你答应过我的请务必牢记。”


“噢,又来,严肃的亚瑟真令人讨厌!”


 


从镜子里走出来的人几乎和亚瑟长得一模一样,对了,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不是双生子。


 


亚瑟是生于魔法,禁忌魔法总会带来某些副作用。


于是,在他某次重伤醒来后,属于远古生灵的气息和他一同复活。


 


亚瑟想,他能掌控好这一切的。


但是,那个恶魔。


看上了他的珍宝。


 


他苦于找不到解决这一切的办法。


他们本是一体,即便照镜子时能觉察出奇异之处。


但是他们就像白天和黑夜。


虽然有交替,却奇妙般地融合在一起。


 


他最近对梅林是有些冷淡了。


 


“你根本不必自寻烦恼。”


在融为一体的时候,亚瑟听到一声轻笑,“好好享受夜晚吧。”


 


……………………………………………


 


闭上眼,再睁开。


梅林还是起身把蜡烛点上。


在微弱的灯光下,他随意地翻着那本魔法书。


 


习惯性地翻到那折过的一页。


“只在夜间出现……”梅林默念着这句话。


“亚瑟,是你吗?”梅林突然对着木门说道。


“我还没有敲门。”屋外的人轻轻笑了声,“梅林,你可真警觉。”


“我听到了你的脚步声。”


 


“你的听觉真好。”亚瑟有半晌没说话,“今晚你会让我进去么?”


“你仔细看就会发现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


“你是说你这没有锁住的木门么?”亚瑟说完并没有下一步入门的动作,“第一天晚上我就发现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总要问你么?”亚瑟转过身将背抵在了墙上抱住双臂,“我希望你是心甘情愿为我开门。”


“那你可以进来了。”亚瑟话音刚落,梅林便打开大门。


 


“不是答应了我不开门么?”亚瑟侧过头望向梅林。


“你有时的矛盾真的很让人厌烦。”


“相信我,我也很烦这样的自己。”


 


在梅林转身关门的时候,亚瑟的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The odor from the flower is gone, 


Which like thy kisses breathed on me; 


The color from the flower is flown,


Which glowed of thee, and only thee!


 


这朵花的芬芳已经散尽,


如同你的吻对我吐露过的气息;


这朵花的颜色已经褪去,


如同曾经闪亮的,唯一的你!


 


***************************************


 


“我现在可以吻你么?”


“你在说什么亚瑟……”


“我不该问你。”显然亚瑟的动作是非常神速的,当他那丰满的双唇弄湿了梅林的,一切实在是电光火石中。


“还是直接一点你比较喜欢。”


 


“放开我。”梅林费了很大劲将男人推开。


“你不是亚瑟。”


“我是你的亚瑟。”男人笃定地拉起梅林的手,引导他摸上自己的脸庞。


“你仔细看看这张脸。”


梅林冰冷的手触碰到亚瑟那温热的脸庞,说不眷恋一定是骗人。


“或许我应该让你看看我的心。”


亚瑟握住梅林的手放在了胸口前。


“这个心跳的频率还是你熟悉的节奏。”


 


“可我总觉得你今天哪里不对劲。”梅林皱了皱眉。


“你想说我比白天的亚瑟更让你喜欢对吧?”亚瑟吻了吻梅林手背,“夜晚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


 


“而最真实的你,我很渴望。”亚瑟吹熄烛火的瞬间,梅林仿佛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但因为是亚瑟,他永远也不会伤害他。


所以他选择相信他。


 


————————————————————————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清晨的亚瑟总是爱大呼小叫。


梅林向他扔来一块洗脸帕,“把你昨晚的口水擦干净。”


“梅林,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床上。”


“亚瑟,别告诉我你失忆了。”梅林放下手中准备好的早餐,“而且,这一点都不好笑。”


 


“我记得…”亚瑟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那你记得你昨晚说过的话么?”梅林坐在了床边,双手捧住亚瑟的脸。


“还不打算告诉我真相吗?”梅林叹了口气,移开了手站起身来,“那我来告诉你吧。”


 


“我和你度过了很难忘的一晚。”


梅林解开红色的口水巾,露出了娇嫩的锁骨,“这里,你昨晚反复的啃咬,像一头饥渴的野兽。”


“我都说疼了,可惜你好像没听见,然后你的兴趣又转移到了这里。”梅林扯掉了男仆装上的皮带,“你似乎很迷恋它呢。”


“想知道你昨晚在我背上抽了多少条么?”


说完,他脱掉了他那薄薄的上衣,转过了身。


 


“不!”亚瑟心疼地立马抱住了梅林。


“都是我的错。”亚瑟的声音带着哭腔,因为过度地伤心而变调。“我早该告诉你,你就不会受这罪了。”


“你告诉我,昨晚是你么?”


“是我…”


 


“啪!”梅林使劲地抽了亚瑟一耳光。


“是你么?”


“是我。”


“啪!”梅林继续给了亚瑟一耳光。


“我再问你一遍,是你吗?”


“是。”


 


“给我个理由。”


梅林穿好衣服,“说服我原谅你!”


“你不要原谅我,这是我罪有应得。”亚瑟抱头蹲在那里。


 


“我真该打醒你。”梅林揪住亚瑟的衣领,迫使他站起来看向他。


“可是我又舍不得。”他抱住了亚瑟的头,在他的额头印上一吻,“让我帮帮你吧。”


 


“你帮不了我,这是我被诅咒的命运。”亚瑟突然冷静地轻轻推开了梅林。


 


“你要离开我?”


“梅林,你不用再为皇室工作。”亚瑟脸上的几根筋脉在突突地跳动,显示了主人的挣扎。


 


“你被驱逐出卡梅洛特,从现在这刻开始。”


 


 



 


A shriveled, lifeless, vacant form,


It lies on my abandoned breast, 


And mocks the heart, which yet is warm,


With cold and silent rest. 


 


一个枯萎而僵死的形体,


躺在我悲凉的胸上,


它以冷酷、沉默的安息,


嘲弄着我依然炽热的心。


 


*************************************************


 


漫天星河在几万尺的高空兀自闪烁。


夜幕降临了,流浪的人儿是没有家可以归去的。


 


梅林在土堆边生了一点火,没有外人的时候魔法的用处就来了。


他对着残断的木枝吹了一口气,就有火苗在簌簌地燃起来。


将木枝扔向了面前的木堆,于是夜晚就靠这团火取暖了。


 


“月亮睡着了,星星却还在流浪。孩子快快回家,不要在夜里被遗忘……”


梅林抱紧双臂,悠悠地唱起小时候母亲给他唱过的家乡小调。


 


“你吵到我的休息了。”对面的大树阴影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高汶?”梅林停下哼唱,有些迟疑地问道。


 


“梅林,好久不见。”高汶从那棵树下起身走到梅林面前。


“是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亚瑟呢?”


 


梅林用木枝捣鼓着火堆,没有说话。


“他竟然放你走了!”高汶夸张地比划着,“谢天谢地,走,梅林,我们去喝酒。”


“总算逮着一个失意的人了。”高汶兴奋地俯下身子抓住梅林的手臂,想要让梅林同他一起出发。


 


“我不想喝酒。”梅林拒绝了他的好意。“喝酒并不能解决问题不是么?”


“梅林,我想今晚你一定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


高汶的热情并没有被梅林刚刚的话浇熄,“我知道前面有家酒馆,你不喝酒歇歇脚总该可以了吧。”


“来吧,老朋友见面聚一聚。”高汶终于说动了梅林起身。


 


—————————————————————————


 


“你个懦夫!”镜子里的亚瑟气急败坏地钻出来,“你居然放他走了!”


“这下你满意了。”亚瑟抱着双臂一言不发。


“不,我很不满意。”和亚瑟一模一样的那位沉下了脸,“我很生气。”


“你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亚瑟喃喃道,“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到他。”


“呵,你那是什么表情?”亚瑟的影子讽刺地一笑,“想杀了我么?”


“别忘了,我根本不是实体。”那影子轻轻地穿过亚瑟的身体,“我是你生命的一口气,是你活着的证明。”


“为什么要厌恶我呢?”亚瑟像个傀儡一样被那人抚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不能做主的滋味不好受吧。”


“我说过,‘it’s my turn.’”


 


“关于我在夜间和你那小男仆之间的情趣,我不会道歉。”影子和亚瑟的身体终于融为一体。


“白天你压抑的阴暗和渴望,晚上不发泄可对身体不好。”


 


“我只是做了你想做的事,承认吧。”


“在你心底深处,我可是瞧得一清二楚。”


 


“卡梅洛可没有多少秘密了。”亚瑟舔了舔嘴,他那突然变长的指甲在雪白的墙上划下深长的印记。


“外出就餐时间到了。”


 


——————————————————


 


“说说你的事吧梅林。”高汶扬起头喝下一口烈酒。


“从刚刚到现在你几乎没说过话。”高汶放下了酒杯,“在我印象中,你并不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人都会变的。”


“但是你不会。”


 


梅林终于抬起头,高汶并没有因为酒醉在说胡话。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你是我看过最勇敢最坚持的一个人。”高汶将酒杯继续盛满,“看看你为亚瑟做的那些事。”


“他会后悔的。”高汶又一口饮尽酒水,“过不了今晚他就会来找你。”


 


“不会了。”


梅林悲哀地开口,“他将我永远地驱逐出卡梅洛了。”


 


“但他没有让你永远地离开他。”高汶说完这句话便陷入了沉默。


 


 



 


Tis an evil lot, and yet
Let us make the most of it; 
If love lives when pleasure dies, 
We will love, till in our eyes
This heart's Hell seem Paradise.


 


这当然是厄运,


我们接受并做到最好;


如果快乐逝去,爱还可以停留,


我们就继续相爱,一直到,


心灵的炼狱变成乐园。


 


*******************************************


 


“dragon,该醒了。”亚瑟唤醒了这条沉睡多年的古老巨龙。


“阿尔比恩之王,你打扰我的睡眠了。”


“看看你这山洞。”


“你是那偷走我金币的小偷么?”巨龙打着哈欠,吐出一口热气。


“我只是好心提醒,也许你需要我帮你抓住那偷金贼。”


 


“你想要什么,亚瑟王?”巨龙抖落身上的灰尘,拍拍巨翅,卷起了一阵狂风。


“我要你的一口气。”


巨龙抬了抬龙爪,“陛下,你的剑呢?”


“不,我不是要铸造龙息之剑。”


“难道你是?”


 


“我需要你的龙息抑住我身体里的邪恶。”


“灵魂被火灼烧可不好受。”


“我想,我受得住。”


 


龙息进入身体的瞬间,亚瑟感到了身体里的那家伙在极力抵抗。


“你竟然想烧死我?”


“别费力了,你会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亚瑟闭上眼,为了那个美好的人,他总要试试。


 


“我向你保证,当你下次醒来,你会发现你所有挚爱的宝藏都在。”亚瑟向巨龙承诺道,“所以,沉睡吧。”


 


“可我才刚醒,难道您忘了?”


“卡梅洛不欢迎龙。”


“您会用到我的。”巨龙笑道,“也许我该称呼您为‘灵’。”


 


“你现在有了很好的沉睡理由。”


亚瑟的瞳色一瞬变成了黑墨,那巨大的阴影摄住龙的双眼,导致其肉身以快速的速度结冰。


“永久沉睡吧。”


 


“哈,狡猾的家伙。”体内的幽灵又开始冷嘲热讽。


“瞧瞧,你现在越来越像你本来的自己。”


“Shut Up!”


“你困不了我多久。”亚瑟身体里的家伙冷冷地说道,“龙沉睡了,龙息很快也会冷却,你的尝试又要失败了啧啧。”


 


“但我能让你闭嘴。”


亚瑟默念了几句咒语,黑色长指甲在左手腕上割出一道血痕。


“你竟然偷学了我的魔法!”


“你错了,我才是真正的‘灵’。”


 


亚瑟的脸一半现出了光彩之色,一半却又被黑暗的阴影笼罩。


“阴影必须有光才能存在。”


“我会找到解决你的办法的。”


 


走出了山洞,亚瑟闭上了眼睛,感受山间的风吹来的每一次呼吸。


“所以,梅林你现在在哪?”


 


——————————————————


 


“亚瑟…”梅林在睡梦里喃喃地叫着。


他那眉头一直不安地皱起,像是梦里遇到了可怕的事情。


“不要!”


当他冒出一身冷汗惊醒时,窗外还没有天明。


 


他看了看另外一张床上熟睡的高汶。


“高汶,谢谢你。”


“有缘再见。”


 


他动身出发,他已经下定决心。


亚瑟有危险,他不会再离开他身边,即便会受到伤害。


也好过这饱受煎熬的相思之苦。


 


“爱是学会接受。”


梅林的睫毛沾上清晨的露珠。


 


他已经开始无比想念卡梅洛的每一次呼吸。


最重要的是,他无比怀念那个没有他会穿错衣服的傻气的国王。


 


都失去了。


要重新找回来。


 


 



 


Teach me half the gladness,


That thy brain must know,


Such harmonious madness,


From my lips would flow,


The world should listen then, as I am listening now!


 


 


交给我一半,


你脑子里的快乐,


静谧的疯狂从你的嘴唇流出,


世界在听,我也在听。


 


*****************************


 


梅林其实并没有离开卡梅洛多远,他的心在那个地方,总是走不远的。


他想过亚瑟也许会来找他,所以他放慢了步子,慢一点,再慢一点。


 


而现在,他要回头重新把亚瑟找回来。


他会用尽他的所有力气。


快一点,再快一点。


更加地靠近你。


 


“梅林!”


梅林想他也许听错了。


“梅林!”


昨晚没睡好觉好像出现了幻听。


“梅林!”


我就回头看一下。


梅林犹豫地回头,一个结实的拥抱就把他环住。


 


“亚瑟...”梅林抓紧了那人的衣服,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地埋进了他的颈项,闻着只属于亚瑟的独特的淡淡的味道。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亚瑟的大手温柔地抚摸着梅林的头发,“我保证。”


 


“一起回卡梅洛吧。”


“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亚瑟宠溺地揉了揉梅林的头发,“果然还是离不开你啊。”


 


———————————————————————


 


会议厅,众骑士围绕圆桌坐下。


当然有梅林,他的位置永远是在亚瑟王的旁边。


 


“陛下,领国传来消息,恐怕‘灵’的力量已侵入他国。”


“莱昂,你是骑士。”亚瑟抬手示意他坐下,“民间的谣言不足为信。”


“可是..”莱昂还想说什么,看了看亚瑟王的脸色便住口了。


 


“也许‘灵’真的存在?”梅林望着亚瑟,希望他能继续听下去,“我总觉得他就在卡梅洛,就在我们之中。”


“梅林,政事不能胡说。”亚瑟的声音少有的严肃,“卡梅洛不允许魔法的存在。”


 


话音刚落,梅林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他的手在桌子下面看不见的地方死死地揪住桌布。


“是我多想了,亚瑟。”


 


——————————————————————


 


等到会议结束,亚瑟单独留下了梅林。


“我很抱歉,梅林。”


“我刚刚不该大声呵斥你。”亚瑟牵起梅林的手,吃惊地发现梅林的掌心被他的指甲划出一道不明显的血痕。


“我们需要谈谈,梅林。”亚瑟收回手,“去我的卧室谈。”


 


“你在说什么?”


梅林惊呼出来,“你的身体里住着别人?”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亚瑟用手指轻触着梅林的嘴唇,“都是我。白天的我呵护你,夜晚的我只想伤害你。”


“所以你让我晚上别给你开门..”梅林沉声道,“是我的错,我那晚不该开门的。”


 


“我曾想过让你永远离开我,这样我就永远不会伤害到你。”


亚瑟灵巧的手离开了梅林的唇,在空气中暴露了温度。


 


“但是,我做不到不去见你。”


“我也办不到。”


 


“梅林,你相信我吗?”


“我信你。”


“今晚留下来陪我。”


 


———————————————————


 


卡梅洛的夜是化不开的浓墨。


人们早早就寝,国王好像是例外。


 


“亚瑟,为什么在房间里点满这么多蜡烛。”


“我想你会喜欢。”


梅林抿嘴笑了笑,“我以为你怕黑。”


“相反的,另一个我很喜欢。”


梅林收住了笑容,“现在的你会什么时候消失。”


“我想暂时不会。”亚瑟轻轻笑道,“现在我能压抑住另外一个我。但我也不清楚能多久。”


“所以,你愿意陪我么?”


“从未后悔过。”


 


“那么,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我把你的眼睛用布捂住,如果你能在我规定的时间里猜到我在哪里,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亚瑟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你没猜中,那就把你身体交给我怎样?”


 


“这个房间并不大,你的胜算很大。”亚瑟摸了摸梅林的脸,“而且你输了也不吃亏。”


 


梅林的脸在烛光的映照下似乎有些红晕。


“好。”


 


当光滑的绸缎接触到梅林的皮肤时,梅林闭上了眼睛,他的手覆上了那为他捂上布带的手,“我一定会赢。”


亚瑟在放开梅林的最后一刻,轻轻咬了咬他的耳朵,“可我很想赢呢。”


 



 


I love Love--though he has wings,


And like light can flee,


But above all other things,


Spirit, I love thee—


 


我爱爱情——尽管他有翅膀,


像光一样逃离,


但是,在这所有的一切之上,


我最爱的,是你。


 


*********************************


 


“亚瑟..”梅林在屋子里走动,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整个游戏都在静谧的夜里不动声色地进行着。


虽然眼睛被捂上了,但是这个房间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过去的无数的时间里,他和亚瑟,或者仅仅只有他一个人,每一个角落都留有记忆。


“我猜你在,衣柜前..”梅林扬起唇角,“不,你在镜子前。”


“确定了吗?”


“嗯。”


 


亚瑟从背后搂住了梅林,“确切的说我在你身后。”


当布条从梅林的眼睛拿掉时,梅林看到了镜子里映照出的他俩。


“所以我猜对了。”


 


“但是我也没输。”


亚瑟邪邪的一笑,“我的梅林,想知道我的什么秘密?”


“我没有你要的秘密。”


“真聪明,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在刚刚你说很想赢的时候。”梅林将布条一扔,整个屋子的蜡烛全部熄灭。


“听说你很喜欢黑。”


“喔?我是这样告诉你的么。”黑暗中亚瑟的脸看不清,但是他的音调突然变得低沉,“你的秘密,我现在知道了,梅林。”


“不,我应该称你为,驭龙者艾默瑞斯。”


“你是传说中的‘灵’..”梅林喃喃地说道。


“所以我们现在是重新认识了?”亚瑟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告诉我,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和你的秘密一样久。”亚瑟在黑暗中大声笑出来,“你看卡梅洛都没多少秘密呢。”


“所以会议上邻国的消息是真的?”


“梅林,统一阿尔比恩不会是那么顺利的。”亚瑟随性地坐在床檐上,双手支撑着床,长腿自然翘起。“我只是,想加速这个进程。”


 


“所以我们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两个你,还有你‘灵’的身份?”


亚瑟摇摇头,在空气中打了一个响指,张开双臂,梅林便倒向了他的怀里。


“我的这个身份从来不是问题。”


 


“这是潘德拉贡家族留在皇宫最深处的秘密,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你要杀了我么?”梅林不能动,但是他的声音没有一点怯弱。


“当然不会,你是我的宝贝,我可舍不得。”


“杀了你,另外一个我会疯的。”亚瑟用手指挑开梅林的刘海,在他的额头印上深深地一吻。


“你在做什么?!”梅林惊恐地叫出来,他感受到了很强大的黑暗力量从亚瑟吻过的地方流向了他的全身。


“只是会让你忘记每晚发生过的事。”亚瑟安抚地摸着梅林的肩膀,“别怕,我说过不会伤害你的。”


 


“我恨你。”


“不。”亚瑟用食指抵住梅林柔软的嘴唇,“你爱我。”


 


“我知道你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一切了。”亚瑟嗤嗤地笑出了声,整个房间的烛火在一瞬全部燃起。


而那个瞬间,梅林在亚瑟怀里绝望地闭上双眼。


“所以现在安睡吧,我的梅林。”


 


 


 



 


As the earth when leaves are dead,


As the night when sleep is sped,


As the heart when joy is fled,


I am left lone, alone.


 


像树叶已死的大地,


像睡眠消逝后的夜晚,


像失去欢乐的心灵,


我被孤独地,留在这里。


 


********************************


 


“我昨晚留在这里了?”当梅林睁开双眼的时候,亚瑟正在拉开窗帘。


“你醒了。”听到梅林的声音,亚瑟走了过来,坐在了床边。


“真糟糕。”梅林抿嘴笑了笑,“我好像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


 


“你这段时间太累了。”亚瑟吻了吻梅林的额头,“我让盖乌斯给你开点安神的药。”


“我只是…”梅林低头想了想,“希望是我想多了。”


“还在担心‘灵’的事么?”亚瑟起身揉乱了梅林的头发,“那让我们一起去邻国吧,卡尔林国王似乎陷入了困境。”


“好。”


 


卡梅洛的君王带领他最信任的骑士团出发去了邻国,这个消息在四大国不胫而走。


各国的国王向来以亚瑟王看齐,这几年也相安无事,睦邻友好,但是自从‘灵’的力量侵入卡尔林后,愿意伸手帮助的恐怕也只有卡梅洛王国了。


但是正因为是卡梅洛,大家才纷纷猜忌。


因为众所周知,‘灵’的源头在卡梅洛。


最先一个个秘密被曝晒出来,最先宵禁。


 


某种程度上,卡梅洛的治安程度好到让人咋舌。


当大家都没有秘密,你还会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虽然各国的猜测不一,但是当亚瑟王一行到达卡尔林时,国王亲自出来迎接已经表达了他的热情态度。


“亚瑟王,感谢你愿意亲自到我国来。”


 


“走吧,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亚瑟扬了扬手,红色的袍子在风中吹出了饱满的弧度。


卡尔林国王退避了众人,要求和亚瑟王单独谈。


“梅林代表我,不必离开。”


 


亚瑟示意梅林同他一同坐下,“如你所见,梅林是卡梅洛除我之外最有发言权的人。”亚瑟用手托住下巴,饶有趣味地对卡尔林国王说,“你会需要听听梅林的意见。”


 


卡尔林国王是不会也不能拒绝亚瑟王的,他只是颓然地坐在他的位置上,刚刚在外面表现出的活力一下子像是消失殚尽,和亚瑟上一次见到他相比似乎老了二十岁。


 


“你看起来有很多无尽的烦恼。”亚瑟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我看到你信中的内容。”


“很遗憾卡尔林失去了一位美丽而高贵的女性。”


“我希望亚瑟王能够帮我解决‘灵’。”卡尔林国王像是做出了很大的决心,他的背直直挺起,拿出了一个国王应有的姿态,“为此我愿意献出整个卡尔林。”


 


“卡梅洛不会乘虚而入。”梅林替亚瑟作出了回答。


亚瑟微笑着看了看梅林,转头对卡尔林国王说,“统一阿尔比恩是大势所趋,但是我们不会用这种利益交换来取得。”


 


“不愧是亚瑟王。”卡尔林喃喃道,“而我却和恶魔做了交易。”


 


“艾琳娜的死都是因为我。”卡尔林国王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是我让我那善良的姐姐走向了死亡。”


 


“当时我正在向你写信请求帮助。艾琳娜突然走进我的书房,让我最后再看她一眼,在那样的秘密就快要呼之欲出时,我是不敢望着她的双眼的…”卡尔林国王深呼了一口气,“我没有看她最后一眼,她倒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胸前开出了艳丽的血花,直到她最后一滴血流尽。”


“‘请用一朵玫瑰纪念我’,这是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你失去了你的心。”亚瑟沉静地说道。


“是的,而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卡尔林国王惨笑道,“我用它来和‘灵’做了交换。”


“我相信你们也能猜出来,深深地爱恋自己的姐姐这是可耻的禁忌,我不愿我的子民知道我这深藏的秘密,所以我选择了……”


 


“你做错了决定。”梅林露出了哀伤的眼神,“而你永远也不能再见到她。”


 


 



 


Its passions will rock thee,


As the storms rock the ravens on rugh;


Bright reasons will mock thee,


Like the sun from a wintry sky.


 


热情摇摆着你,


像暴风雨摇摆高处的乌鸦;


理智会嘲笑你,


就像冬日天空中的太阳。


 


*****************************


 


“我做错了决定,而我必须承受永远失去她的痛苦。”


“我无法缓解你心灵上的痛苦。”亚瑟向卡尔林国王投去了鼓励的目光,“但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


“让我们来说说‘灵’的事情吧。”亚瑟扭头对梅林微微一笑,“梅林,我知道你对‘灵’很感兴趣,谈谈你的看法。”


 


“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说,‘灵’是一种夜间生物,喜好别人的秘密。”


“哦?有这样的书?有意思,那上面有说怎么对付‘灵’么?”亚瑟挑了挑眉,对梅林口中的这本书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那本书上并没有说如何对付‘灵’。”梅林叹了口气。


“那真可惜。”亚瑟拍了拍梅林的肩膀,“没关系,我们会找到办法的。”


 


“你见过‘灵’么?”亚瑟双手十指交叉握成拳状托着下巴。他的两只手有力地撑在大理石桌上,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掌控大局的感觉。


卡尔林国王在亚瑟王的询问下,终于慢慢走出他那痛苦的追思。


 


“我没有见过他,那些没有秘密了的人也不可能会见到他。”


“这句话什么意思?”梅林吃惊地说,“难道那些人都?”


“不。在这一点上,他还算是个仁慈的恶魔。”卡尔林国王摇摇头,“只在夜间出现,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其他人都失去了夜晚的记忆。”这位失去最宝贵之物的国王皱了皱眉,“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抹去我的记忆。”


 


“也许你是特别的。”亚瑟沉思道,“还有什么线索吗?”


“对,就是这个声音。”卡尔林国王像是发现了什么,“抱歉亚瑟王,请原谅我这样说,‘灵’的声音和你一样低沉。”


“是么?”亚瑟的脸色在一瞬间暗了下来。


 


“准确地说,那个声音比你还要低沉,冰冷地就像来自地狱的恶灵。”


卡尔林国王说完话发现了自己的不敬之处,“我不该拿你和那个魔鬼进行比较。”


 


“没有关系,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灵’是个冷酷的家伙。”亚瑟大度地笑了笑,“你还记得他有对你说什么?”


 


“他嘲笑了我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起来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亚瑟判断道。


“我真是个懦弱的国王,我向他屈服了。”卡尔林国王紧锁眉头,“他让我用最珍贵的东西来换。”


“我欺骗不了他。”这个失去了心爱的人的国王,颓然地瘫在了他的位置上。


“他知道我的艾琳娜。”卡尔林国王双手捂住了脸,“他什么都知道。”


 


“看来我们的对手很厉害。”亚瑟抿了抿嘴,“梅林,你在想什么?”


“我们要对付的‘灵’也许会是个人?盖乌斯曾跟我说‘灵’根本不是实体,我想他可能错了。”


“哦?继续说下去…”亚瑟单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梅林,眼里闪着奇异的光亮。


 


 


 



 


Sweet lips, could my heart have hidden


That its life was crushed by you,


Ye would not have then forbidden


The death which a heart so true


Sought in your briny dew.


 


香甜的双唇,如果我的心


能隐藏它被你压碎的生命。


你就不会阻拦一颗心,如此真诚


从你的甘露中寻求死亡。


 


**********************************


 


“大家都只相信自己失去了夜间的记忆,认为‘灵’是夜间生物,会不会其实他白天也出现呢?”梅林的身体离开了座椅,他站起来走向了亚瑟。


“最奇怪的就是为什么只有卡尔林国王没有失去记忆。”梅林把手搭在亚瑟的肩上,“亚瑟,我怀疑‘灵’的目标是我们。”


 


卡尔林国王抬起头,惊奇地说,“何出此言?”


“他知道你会写信向我们求助,而他没有抹去你的记忆,是想让你传达给我们他的消息。”


亚瑟露出了赞赏的笑容,对卡尔林国王说道,“我说过,你会需要听听梅林的意见。”


 


“梅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说‘灵’是个人。”亚瑟停顿了有一刻,说,“你这个想法很危险。”


 


“我们忘记了一个人不是?”


“相信我,我没有哪天不思念她。”


 


“你们是在谈论谁?”卡尔林国王困惑地起身。


“同你一样,我也曾经有个温柔善良的皇姐。”


“很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我为莫高娜的叛变表示深深遗憾。”卡尔林国王惭愧地微微低下了头,在那场惨烈的战役中,他选择了中立。


“但是据我所知,莫高娜已经去世。”卡尔林国王不解地望向梅林,


“死人是不会作乱的。”


 


“是的,死人的确不会。”梅林重复着卡尔林国王的话。


“但是莫高娜并没有死。”亚瑟接着说道,他起身,走向了靠近窗户的地方,他的目光幽深,望向不知名的远方。


“我那可怜的拥有魔法的姐姐并没有死。”


 


“你的意思是莫高娜就是‘灵’?”卡尔林国王急切地向梅林求证,


“但我听到‘灵’的声音是个男人!”


“魔法可以改变声音。”梅林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那么亚瑟王,既然莫高娜没有死,请交出她。”卡尔林国王抬高了他的声音,之前的虚弱顿时消散。


“她不在任何人手中。”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神殿的大祭司带走了她,她的未来是为了祀奉神而存在。”


“我不相信你会舍得交出你的姐姐。”


“当你处在我的位置,你就会明白了。”


 


亚瑟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回头目光锁住卡尔林国王,“如果此事真与莫高娜有关,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希望你说到做到。”


“我以骑士的光荣承诺你。”


 


卡尔林国王虽然还沉浸在失去所爱的悲痛中,但是国家之间的待客礼数并没有忘记。


他给亚瑟王以及众骑士安排了盛大的接风宴席。


卡尔林最好的美酒与佳肴。


 


白天的事在这夜晚的轻松一刻就先暂时放下吧。


卡尔林国王举杯敬尊贵的亚瑟王,亚瑟王也回敬了这位四大国里除他外最受人尊敬的国王。


 


 



 


The billows of clouds that around thee roll,


Shall sleep in the light of a wondrous day,


Where hell and heaven shall leave thee free


To the universe of destiny.


 


当奇妙的白昼之光升起时,


你周围翻卷的乌云就会消散。


天堂和地狱将给你自由,


指引你通向命运的宇宙。


 


***********************************


 


这场精美的接风宴一直持续了将近整个晚上,卡尔林的皇宫因为卡梅洛国王一行的到来而难得充满了热闹气氛。大家尽情享受着这光亮的时刻,在这之前,谁会知道这也仅仅只是个冰冷的宫殿呢。


 


宴会结束后,亚瑟叫住了梅林。


“你的房间在这里。”


“那是卡尔林国王专门为你准备的。”


“我需要你,梅林。”亚瑟笑着用手勾住了梅林的脖颈,“第一件事,你要为我拒绝卡尔林国王的好意。”


“嗯?”


亚瑟把梅林推向房间,“你知道该怎么做。”


 


当梅林走进那个充斥着麝香味道的房间时,他就明白了亚瑟口中卡尔林国王的好意是什么。


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了,梅林头疼地直接走向那张必定会有一个美人在上面的大床。


 


“你是亚瑟王?”床上那人魅惑地对梅林说道。


对方一开口,梅林觉得自己更头痛了。


卡尔林国王竟然为亚瑟的床上准备了一个男人。


 


“很明显我不是。”梅林叹了口气,“我只是来负责清理亚瑟王的床。”


“你是梅林!”那人大叫着跳下了床。


“我从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出名…”梅林拉下那人躺过的床单,换上柜子里准备好的另外一套重新铺上。


 


“国王让我好好侍奉亚瑟王。”那人披上了衣服,“但显然,你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告诉你的国王,亚瑟王的床不许任何人靠近。”


 


那人离开前淡淡地望了梅林一眼,“除了你。”


梅林整理床被的手一顿,他突然觉得自己无法反驳。


 


“你看起来有点不开心,梅林。”亚瑟走进来的时候,梅林已经收拾好了那张白色的大床。


“我只是有点厌倦了总做这样的事。”梅林的睫毛投下了眼底一片的阴影。


“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亚瑟将梅林揽入怀中,“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


 


“那么第二件事?”梅林轻轻推开亚瑟,语气平淡地问道。


“告诉我,你真的觉得‘灵’是莫高娜么?”亚瑟双手环抱胸前,将身子半倚在了那支撑大床的雕漆木柱上。


“不。”梅林摇了摇头,“但是卡尔林国王需要一个答案。”


 


“亚瑟,你这次出行的目的是什么?”梅林明亮的眼睛直视着亚瑟,他想知道真相,尽管他早已有所觉察。


“帮助卡尔林。”亚瑟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只是唇角开始扬起些微弧度。


 


“我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梅林走向亚瑟,抚摸着他的侧脸,“你说明天我还记得今晚的记忆么?”


“我告诉了你我所有的秘密。”亚瑟覆上了梅林那触摸着他脸庞的手,将自己的脸更加深深地埋进那温暖的掌心,亲吻着上面奇妙的纹路。


 


梅林抽出了手,“我会忘记的,对吧?”


“不是你告诉我,而是我猜到了。”梅林眨了眨眼睛,“所以你要消除我的记忆。”


 


“亚瑟,你就是‘灵’。”


 


 



 


Claps me till our hearts be grown


Like two shadows into one;


Till this dreadful transport may


Like a vapour fade away,


In the sleep that lasts alway.


 


搂着我,让我们的心


像两个阴影般合为一体,


直到这阴郁的快乐


像雾气一样,


消失在永恒的沉睡里。


 


**********************************


 


“我并没有消除你的记忆。”亚瑟向梅林伸出了手。


梅林没有理会那只在空气中逐渐失去温度的右手,转头避开亚瑟炽热的眼神。


亚瑟不怒反笑,快速移向梅林,强行让他面对自己。


 


梅林略带不满地盯着亚瑟,想挣脱他的束缚。


“那晚,我也是这样吻向你的额头。”说罢,亚瑟挑开梅林的细碎刘海,在他的额头印上一吻。


“我的确有想过让你失去夜晚的记忆。”亚瑟轻轻地说,“但是当我的吻接触到你温热的皮肤时,我犹豫了。”


“在魔法涌入你的身体时,我才意识到我自己在做什么。”亚瑟抚摸着梅林光洁的脸庞。


“我不会允许自己做伤害你的事。”亚瑟轻轻笑道,“而且有趣的是,我的身体的另一个我也在极力反对,只有在这一点上,我们终于达成了共识。”


“你骗我。”梅林摇了摇头,“我的确失去了夜晚的记忆。”


 


“我没想到在我收回魔法后,你还会失去记忆。”亚瑟皱了皱眉,“也许是你体内的魔法让你潜意识选择不去想起。”


“我承诺过永远不会伤害你。”亚瑟眼神执着,“如果你不愿想起那部分记忆,我绝不会提及。”


 


“不。”梅林坚定地握住亚瑟的手,“让我想起来。”


“你确定要我这么做?”


“让我记起来!”梅林吼出了声,室内所有的玻璃全部被震碎。


 


“你生气了。”亚瑟看着一屋的狼藉,心下一沉。


“你最好快点让我想起来。”梅林的瞳色在逐渐变暗。


亚瑟按住了梅林的肩膀,“你听我说,快闭上眼睛。”


 


“为什么要这么做?”梅林的眼睛彻底变成了深红色。


“糟糕!”亚瑟急忙稳住梅林,口中念出咒语。


梅林已经彻底抓狂了,魔法失控的画面亚瑟不敢想象。


 


梅林是特别的,他的魔法所蕴藏的力量是无法预料的,一旦失控,也许会给整个卡尔林带来无可估量的毁坏。


“梅林!”亚瑟大声叫着梅林的名字,但是对方就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


他极力地挣脱亚瑟的怀抱,没有任何人能阻拦他。


他想要暴走,想要在夜里发狂地奔跑。


 


他还要燃烧所有一切。


火。


梅林直直地望向了烛台。


他抬起了他的手,指尖有灵力在通向对面微弱的火焰。


 


等亚瑟发现怀里的梅林不再反抗,才意识到事态的不妙。


火舌是顺着烛台悄无声息地舔舐到地毯。


他一只手抓住梅林的手臂,另一只手伸向了空中。


亚瑟念出水咒,一条幻化出的水龙在卧室里盘旋着,吐出水柱扑灭熊熊大火。


 


梅林是趁着亚瑟念出咒语的瞬息逃走的。


“梅林!”亚瑟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夜间的冷风吹动了布帘,亚瑟才发现,窗户的玻璃刚刚也被震碎了。


他移向了那里,只看到了黑暗中晃动的影子。


在呼呼的风声中,梅林早已消失不见。


 


 


ⅩⅢ


 


Memories that make the heart a tomb,


Regrets which glide through the spirit’s gloom,


And with ghastly whispers tell


That joy , one lost , is pain.


 


 


记忆将心灵变成一座坟墓,


悔恨会在神情抑郁时潜入,


阴森地低语:


快乐一旦逝去,就是痛苦。


 


***********************************


 


梅林没有在卡尔林作乱,他只是发狂地奔向了森林里。


那里,是不准踏入,禁忌的黑森林。


没有人能活着走出来。


误入进去的猎人全都没有音讯,人们有的说他们是在森林里迷了路,那里常年都是迷雾。有的说他们是被邪恶的女巫抓去做了人皮大衣。


 


“亚瑟王,请留步。”卡尔林国王和众骑士恳请亚瑟不要进入黑森林。


“我会把梅林带回来的。”亚瑟指腹摩擦着王者之剑的剑鞘,“黑森林无法阻止我。”


“那么,我相信你会用上它的。”卡尔林国王献上了一块湖蓝色的水晶。


“这是?”


“传说这是湖中仙女遗落在人间的一颗宝石,有了它,你不会在森林里迷路。”


“谢谢你。”亚瑟握住了卡尔林国王的手,“你今后不会再做噩梦,夜夜好眠。”


“嗯?”卡尔林国王不解地抬头望向亚瑟。


“给你我的祝福。”亚瑟露出了微笑,扬了扬手,挥别了众人。


 


黑森林里是无所谓白天黑夜的。


大雾经年弥漫,很容易就会让人失去方向。


 


这颗湖蓝水晶的确是宝物,亚瑟将它放在手心。


前面的迷雾散去,一条小路现了出来。


这就是去黑森林的路了吧。


亚瑟心里想着,梅林你可千万不要迷失了方向。


 


“你最近很安静,这很奇怪。”亚瑟停下了脚步,在寂静的树林里用手捂上了自己的胸口。


“我不想说话。”亚瑟的身体里隐隐地传来低低的喘息声。


“原来你已经这么虚弱了。”亚瑟沉吟道,“龙息之火并没有熄灭,这着实蹊跷。”


 


“虽然我很讨厌你。”亚瑟放缓了语气,“但是,我们需要合作。”


“快告诉我梅林现在的位置。”


“我们伟大的亚瑟王还有办不到的事吗?”亚瑟体内的家伙揶揄道。


“收起你的冷嘲热讽。”亚瑟皱了皱眉,“我知道你和我一样焦急。”


 


“黑森林的狩猎台,你的小男仆好像遇到了麻烦。”


“怎么走?”


“听从你的心。”


 


亚瑟闭上了眼睛,他看见了在森林深处,有一个废弃的石台,然后他看见了有一些人在围困着,


“梅林!”


亚瑟睁开了眼睛,金色的光亮一闪而过。


“要快点,不然来不及。”亚瑟咬伤了自己的手腕,血珠滴落在了水晶上。


 


地面有沙尘在扬起,亚瑟将宝石高高举起。


只是一滴王者的鲜血,湖蓝水晶立刻变得通红透亮。


 


瞬间转移消耗了水晶的能量,当亚瑟到达狩猎台时,宝石立刻变得黯淡无光。


正如刚刚他闭眼所看到的画面一样,一群异族人正将梅林围住。


亚瑟看见梅林双目紧闭双手放在胸前躺在石台上。


这画面像极了某种古老的献祭仪式。


 


“德鲁伊人不该还活着。”亚瑟拔剑出鞘,将锋利的剑尖指向为首的那个年轻人。


“让你失望了亚瑟王,我们这族不灭亦不亡。”


“年轻人,告诉我你的名字。”


“莫德雷德。”


 


 


ⅩⅣ


 


The champak odours fail,


Like sweet thoughts in a dream.


The nightingale’s complaint,


It dies upon your heart;


As I must on thine.


 


金香木的芳香已经消逝,


犹如梦中甜美的情思;


夜莺的抱怨埋在心里,


我也会在你的心里死去。


 


***********************************


 


“莫德雷德…”亚瑟重复着这个名字,“你的名字让我有些在意。”


“你的确该为此烦忧,亚瑟王。”莫德雷德不卑不亢地微笑道。


“我为何要这样?”亚瑟手中的利剑一直未放下,直逼对方的喉颈。


“神谕说你将命丧于我。”莫德雷德低头望了一眼发出寒光的剑尖。


“那你的神知道今天就是你的绝路不?”亚瑟的眼神闪过一丝狠意,他从未指望用一把剑就结束一切。


 


他的嘴唇微微张启,准备念出咒语。


“你不会打算这样做的。”莫德雷德用余光瞟了一眼石台上躺着的梅林。


“该死!”亚瑟将王者之剑用力插进地上,“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莫德雷德摇了摇头,“不,是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不明白你的话。”亚瑟沉声道。


 


“昨晚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彻底失控了。”莫德雷德转身走向石台,“他是最后的驭龙者艾默瑞斯,却一直受控于你。”


“我从来没想过要控制他。”亚瑟纠正着对方的用词。


 


“黑森林只会让一切更加糟糕。”莫德雷德叹了口气,“梅林已经彻底迷失了自我。”


沉默了片刻,他继续宣布一个事实。“我们全族人耗尽了所有力气将他封入沉睡中。”


“让他醒来。”亚瑟闷声说道。


“很抱歉不能。”莫德雷德紧锁了一下眉头,“或者换句话说,我没有这个能力让他醒来。”


 


“他说的对。”这群异族中有一位老者走了出来,“艾默瑞斯选择的沉睡是没人能够阻止的。”


“你说他自己选择的?”亚瑟不敢相信地质问道。


“德鲁伊人从不说谎。”老者神色泰然地继续说道,“如果没有艾默瑞斯的同意,我们根本无法办到。”


 


“怎样才能让他醒来?”亚瑟颓然地将握紧的拳头放开。


“当他愿意醒来。”


“要多久?”


“谁也不知道。”


 


“那么你们不必活了。”亚瑟双手抬起,黑色的风暴在他手中产生。


“亚瑟王,杀了我们你也无法唤醒艾默瑞斯。”老者怜悯地说道,“你已经失去了他。”


“闭嘴!”亚瑟听到身体里有个声音在怒吼,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从掌心蹿出的黑色阴影已经将那个可怜的老头吞噬。


 


“卡梅洛禁止魔法,然而他的国君却身怀黑暗魔法。”莫德雷德冷笑出声,“真是讽刺,我们的对决似乎提前到来了。”


 


“那么你会看到,你的神实在错的离谱。”亚瑟打了个响指,一群乌鸦像黑云般密集而来,“进食吧。”


德鲁伊人的魔法在亚瑟用黑魔法所幻化出的群鸦面前似乎显得太弱了。


不是每个人都像莫德雷德那样可以有更好的防身之术。


 


不论男女老少,除了年轻的莫德雷德,这些在上次的围剿中幸存下来的德鲁伊人,没能逃过再次毙命的厄运。


莫德雷德闭上了眼睛,默念道,“下个重生日见。”


 


 


ⅩⅤ


 


Wim thy clear keen joyance,


Languor cannot be;


Shadow of annoyance


Never came near thee;


Thou lovest, but ne’er knew love’s sad satiety.


 


你只有明快的欢乐,


而没有疲倦,


烦恼的阴影


无法靠近身旁;


你爱,却从不知爱的悲哀。


 


******************************* 


 


“多余的人已经解决掉。”亚瑟舔了舔嘴,刚刚那群被幻化出的黑云般的乌鸦飞进了他的身体。“只剩你我。”


“我们其实不必成为敌人。”莫德雷德偏过了头,他看了一眼那个闭着眼睛,陷入无穷的梦境里什么也不会知道的,和他们一样拥有魔法身负命运的人,“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莫德雷德说完这句话,便随手解下了他的灰色长袍。


那件深色的袍子被风吹走不偏不倚地盖在了梅林的身上。


“你在做什么?”亚瑟皱起了眉。


“只是确保我们的战争不会打扰他的安眠。”


 


亚瑟歪了歪头,“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谋划什么阴谋。”


“这就是我与你不同的地方。”


“呵。”亚瑟冷笑出声,“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们的说辞?”


“我会让你说出实话的。”


 


亚瑟的嘴角邪魅地扬起,“没有人的秘密可以瞒过我。”


“我们可以赌一场。”莫德雷德主动提出了建议。


“筹码是?”


“如果你知晓了我的秘密,我会帮你进入梅林的梦境中将他唤醒。”


“这太容易了。”


 


亚瑟用意念将莫德雷德拉近自己的身前,一双午夜深蓝的眼睛摄住对方的瞳孔。


一片漆黑,亚瑟在那里面看不见有任何可以发觉的隐蔽的墙角。


这个人,把每条通向内心深处的路都给封死了。


 


“你无法窥见我的秘密。”莫德雷德从亚瑟的摄魂中逐渐清醒过来,“为了保住德鲁伊人最后的秘密,我承受的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


“那我可以加重你的痛苦。”亚瑟的双眼从刚刚的深蓝变成了嗜血的暗红,“我的身体里住了一个怪物,他似乎很不满意刚刚的结果。”


 


“也许你也想要感受一下灵魂被龙息炙烤的感觉。”亚瑟深深一笑,通过腹语对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说道,“这个时候,我们应当一致对外。”


他听到来自身体深处的回音,“乐意至极。”


 


亚瑟将头仰起张开了嘴,在一声似有若无的龙吟中,一团火焰从他的口中升起。


“燃烧这个人的灵魂,直到他愿意开口为止。”


 


火团在半空中停留了有一会儿,在亚瑟的命令传达后,径直飞向了莫德雷德所在的地方。


电光火石中,年轻的德鲁伊抽出了刚才被亚瑟插在地上的王者之剑,迎向了那团龙息。


 


龙息进入了利剑之后立刻冷却了下来。


如果不是剑身突然多出了些奇怪的暗纹,根本看不出刚刚那一刹那发生了什么。


 


“龙息之剑已经铸成。”莫德雷德轻轻笑道,“没有你的帮忙我很难办到。”


 


 


ⅩⅥ


 


If we could scorn


Hate and pride and fear,


If we were things born


Not to shed a tear,


I know not how thy joy we ever should come near.


 


如果我们能够抛弃


仇恨、骄傲和恐惧


如果我们生来不会流泪,


我们又怎能接近你的喜悦。


 


************************************


 


 


莫德雷德一开始就是冲着龙息之剑而来的,亚瑟眼角一片阴郁。


促成敌人的诡计,他竟然为对手送上一份大礼。


 


“这把剑是你的终结。”莫德雷德微笑起来看起来十分无害,“但不是现在。”


亚瑟冷哼一声,“就凭你?”


“不管你信与不信。”莫德雷德将剑插入剑鞘,“我答应了梅林。”


 


亚瑟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个年轻人,比起其他这个年龄的巫师,这个叫莫德雷德的德鲁伊人令他捉摸不透,他看起来并不十分恋战,甚至感觉随时都会离开。


 


“但你别指望我会帮你。”莫德雷德扔下这句话就一阵烟的消失了,亚瑟惊讶于自己就这样让他离开。


 


但是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从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迫切地希望结束一切,到梅林身边去。


身体里另外一个声音像是要冲破喉咙似的,“带他走!”


 


亚瑟抱起石台上安睡的梅林,他要带他回他们的家,回到卡梅洛,一切开始的地方。


 


 


————————————————————————————


 


 


卡梅洛的臣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们的君王笑了,自从国王从卡尔林回来后,整个皇宫莫名地陷入了极大的悲伤之中。


有人说是因为亚瑟王最爱的人长眠不醒,也有人说是国王在卡尔林失去了重要的人,但传言总是不足为信的,卡梅洛的子民在白日坊间谈谈这些话,到了晚上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关上自家的大门,说来也奇怪,最近“灵”似乎再也没光临过这个王国。


 


“盖乌斯,还没找到让梅林醒来的办法吗?”亚瑟从来没有这样的无能为力过,他再一次地向宫廷御医寻找答案,但是盖乌斯只是摇摇头。


“让他醒来,不管合不合法。”亚瑟突然冒出一句。


盖乌斯抬起头,眼神警觉,“陛下,您的意思是?”


“魔法,我知道你懂得古代魔法。”


看到盖乌斯没有回答,亚瑟紧接着说道,“有些事情我们必须为此而不惜一切代价,你也像我一样希望梅林醒来,对吧?”


 


“古代魔法的代价不是那么轻松,陛下。”


盖乌斯如实地告诉了亚瑟,“陛下,只有具有王者之气的人才能进入虚无的异度空间唤醒梅林,但是他并不能看见您,也许在他眼中您只能是一个缥缈的影子。而且虚无之境充满危险,也许您再也无法回来,这样您也愿意前往吗?”


 


听到这个消息的亚瑟像是抓住了救命草一般,他急切地询问盖乌斯,“我该怎么做才能进入虚无之境?”


 


“陛下,您是否听说过阿瓦隆的迷雾?”盖乌斯放下手中的药材,他必须要确定一件事。


“有所耳闻。”亚瑟眯起眼睛,他察觉到了盖乌斯似乎在试探他。


“如果是陛下,那么不会有问题,“灵”的力量会保护您。”


“你果然一直知道。”亚瑟紧盯着面前这位老人,他在等着他的解释。


“是我让它从您身体里苏醒的。”亚瑟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盖乌斯,“那次您深受重伤,先王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救您,只能用魔法唤醒您体内的邪恶来拯救您。”


“所以是你救了我?”亚瑟冷笑一声,“看来我只能放你一条生路了。”


 


“陛下,我这把老骨头了,并不在乎生死。”盖乌斯从梅林的床下拿出那本古旧的魔法书,“但是梅林还很年轻,他不该就这样子。”


 


“我知道您会救他,因为您爱他。”盖乌斯向亚瑟王祈求道,“但我希望您不要逼他。”


“连你也看出来了。”亚瑟有些颓败地倚靠着白灰的墙,他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床上沉睡的梅林,“我也不想那样做。”


 


“穿越阿瓦隆的迷雾,您会进入虚无之境。”盖乌斯指着泛黄的书页,那里描述着该怎样进入异度空间之中。


“沉入湖底?”亚瑟挑了挑眉,“这样真的能救梅林吗?”


“陛下,您放心,“灵”的力量会让您平安到达幻境。”盖乌斯将古书合上,沉默了有一会儿继续说道,“但是很抱歉陛下,虚无之境并不能使用魔法,一切发生之事都会对灵体本身造成影响。”


“所以这次不会轻松。”亚瑟为这场谈话下了结论。


 


“盖乌斯。”亚瑟回头再深深看了一眼床上的梅林,安静的梅林,不会再跟他说话打趣的梅林。“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帮我照顾好他。”


“放心吧陛下,我会好好照顾梅林的。”


“如果我…”亚瑟欲言又止,“我一定会让梅林回来的。”


 


 


 


ⅩⅦ


 


Who lifteth the veil of what is to come? 
Who painteth the shadows that are beneath 
The wide-winding caves of the peopled tomb? 
Or uniteth the hopes of what shall be 
With the fears and the love for that which we see?


 


 


有谁揭开过未知世界的面纱?


有谁描绘过蜿蜒岩洞中墓穴的暗影?


或者将我们对现世的爱和恐惧


与未来的希望连接在一起?


 


 


************************************


 


 


亚瑟是在那一天悄无声息的离开的,除了盖乌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国王去了哪里。


宫廷御医对大家说国王一定会回来的,他会带着希望回来。


但是大家都是半信半疑,没有告别,何来的归程?


 


当亚瑟到达阿瓦隆的时候,他突然想到,梅林以前曾经来过这里。


他想到他弄丢了那把梅林赠予他的剑,那把来自迷离之境的王者之剑。


若是让他知道了,该怪我太不小心了。


亚瑟想到这里,嘴角便露出了苦涩。


 


一切都像命定般的巧合。


失去剑,失去梅林。


 


沉入湖底的时候,亚瑟并没有感到溺水的窒息感,他知道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会进入梅林的梦境里。


 


为何是这样冷清的夜里,亚瑟抵达虚无之境的时候,天一直下着雨,太冷,寒意刺骨。


这就是梅林的梦境吗?


亚瑟走在幻境之中,缥缈无声。


 


“不能使用魔法,不要相信眼睛所能看见的东西。”亚瑟想起临走前盖乌斯的警告。


 


“快点找到他!”


亚瑟皱了皱眉,他差点忘了,龙息吐出之后,身体里这个家伙就不再受到煎熬了。


还是一样的急性子,亚瑟闭上眼。


“我会找到他的。”


 


“原来是那老头把我从你的诅咒中放出来的呀。”


“不能使用魔法我看你会托我后腿呢。”


“梅林可真的是不喜欢你才选择沉睡的吧。”


………………


讥讽的声音一直在亚瑟耳边不断聒噪,然而亚瑟没有心思去反驳这个烦人的家伙。


这里太古怪了,亚瑟的直觉一向准。


 


“闭嘴。”亚瑟直接用手狠狠捶打了胸口一下,“这里不太对劲。”


“你反应真是够慢的。”又是同样的嘲讽声,“我早就发现了。”


“那么你说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亚瑟双臂环起叠在胸前,停下了脚步。


 


“你的意思是说‘It’s my turn’?”那个声音突然调高了分贝,像是被恩准释放的囚徒。


亚瑟没有说话,不置可否。


“首先找到那个玫瑰园。”亚瑟体内的家伙出奇的兴奋。


“告诉我缘由。”


“我只能看到梅林在那里。”那家伙跃跃欲试,“盖乌斯说你不能相信你的眼睛,你只能相信我。哈哈”


 


“那么你来带路吧。”亚瑟第一次在体内的家伙面前放下了姿态,这个时候,他只能依靠另一个自己了。


“你不怕我骗你?”


“我为什么要骗我自己?”


亚瑟体内的家伙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你真聪明。”


 


“但我们必须要经过一座墓穴。”那个声音难得的正经,“我想你不会喜欢的。”


 


“这是?”当亚瑟看到那个写有自己名字的坟墓,震惊得无法说出完整的话。


“我想你在梅林心里大概曾经死过吧。”亚瑟身体里的家伙这时居然没有嘲讽,反而发出了悲叹的声音,“谁没有曾经在爱人的心中死去过一次呢。”


 


 


ⅩⅧ


 


 


Waking or asleep, 
Thou of death must deem 
Things more true and deep 
Than we mortals dream.


 


无论沉睡还是苏醒,


你对死亡的理解,


比凡人梦到的更加真切、深邃。


 


 


************************************


 


“进去吧。”亚瑟叹了叹气,“我会在他心中复活。”像是为了再一次确认一样,他用手抚摸了那镌刻着他名字的墓碑,“死亡并不能使我们分离。”


 


只有手上的火把显然在这漆黑的墓穴里行走是极其困难的。


但是不能使用魔法,这个异度空间的游戏规则一开始就设定好了。


亚瑟加紧了脚下的步子,但是奇怪的是这个穴道极深极长,耗费了太多时间在这里面了。


亚瑟不悦地对另一个自己说,“我们走的是正确的路?”


“这里只有一条道路,你说呢?”


“这不正常。”亚瑟停下来,将火把往周围扫了扫,“没有任何东西。”


“你期望会遇上什么?”亚瑟体内的家伙冷哼了一声,“别大惊小怪,这只是一条通往玫瑰庄园的必经之路罢了。”


“那个玫瑰园到底是什么?”


“这个世界你们相遇的地方。”


 


亚瑟突然皱了一下眉,“你在做什么?”


“只是想出来走走。”话音刚落完,亚瑟感觉身体像被突然掏空了一下,“我可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呢。”


“别费力气了,你看不到我的。”那个亚瑟听起来得意极了,“你说我们谁会先遇上他?”


“哈哈哈哈,祝你好运。”然后刚刚一直静止的空气中突然有一阵风从亚瑟身旁经过。


 


“该死。”亚瑟恼怒地将火把扔到地上,火燃烧的地方出现了细小的影子,亚瑟将身体凑过去,火光里似乎有许多小东西在跳动。


“亚瑟!亚瑟!玫瑰庄园的主人!”


 


那些小东西跳到了亚瑟伸过去的手掌上,但是还没等到亚瑟开口发问,这些细小的影子便消失了。


 


玫瑰庄园的主人也叫亚瑟么?


 


没有了火把,真的只能是在一片浓黑里行走。


亚瑟干脆闭上眼睛,这个世界是不能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东西。


 


说来身体突然轻松了不少,亚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另一个自己离去的原因。


如果能永远分离彼此,他愿意为此一试。


 


 


他现在不确定另一个自己会对梅林做什么事,如果他比自己先遇上梅林,想到这里,亚瑟本来一直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根本没有什么墓穴。”


 


果然当亚瑟心下了然睁眼后,周围再不是黑色的密闭空间。


这里和刚到的那里差不多,依旧是下着冷雨的夜晚。


 


唯一不同的是,前面不远处,野蔷薇在雨里盛放得动人心魄。


这里是玫瑰庄园。


他想,另一个自己终归是没有骗他。


 


“也许必须要穿越自己的死亡,才能与你得见。”


 


这是梅林制造的梦境,超脱凡俗的幻境,而所有的魔法在这里是失效的,亚瑟明白,此时此刻,他能拿去唤醒梅林沉睡魂灵的,只有一颗真心。


 


 


ⅩⅨ


 


Wilt thou forget the happy hours


Which we buried in Love's sweet bowers, 


Heaping over their corpses cold


Blossoms and leaves, instead of mould? 


Blossoms which were the joys that fell,  


And leaves, the hopes that yet remain.


 


你难道会忘了我们早已埋葬在


爱的亭榭下的幸福时光,


在他们冰冷的尸体上,铺的


不是坟堆,而是绿叶和鲜花。


鲜花是已经消逝的欢乐,


叶子是留存的希望。


 


************************************


 


 


亚瑟向那怒放的野蔷薇处走去,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在指引着他前去。


确切的说,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向那处移去。


 


“我以为你还要很久才能明白过来呢。”当听到那个熟悉的讥讽声音时,亚瑟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烦躁。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又一阵风从亚瑟耳旁经过,“我也很想离你远点…但是”


“但是?”亚瑟挑了挑眉。


“我被困住了。”风停了下来,“你也是。”


 


亚瑟看到眼前的那朵金色蔷薇不断地变大,最后那柔软的花瓣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谁能想到鲜花内壁竟然布满了荆棘。


那些倒刺刺穿了亚瑟的身体,牢牢地将他困在了这里。


“食人花?”亚瑟对看不见的另一个自己说道。


“不是,他要的是你的血。”


 


血是一点一滴地顺着花茎低落到地下的,像生命的倒计时一样。


“这下面埋葬着尸体。”


“用绿叶和鲜花来掩盖罪恶。玫瑰庄园的主人真是恶趣味。”


“你认识他?”


“你不是‘灵’么?”讥讽之声再次响起,“对你来说还会有秘密?”


“他也叫做亚瑟。”


“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代价是?”


“如果梅林不能醒来,我们就要流尽身体里的血。”


亚瑟笑了一下,“你说我们?”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也在为此而努力着。”


听到这句亚瑟沉默了,“你好像变了很多。”


“可能之前被龙息烧糊涂了吧。”那个声音模糊了起来,“我也很在意梅林。”


 


亚瑟想,在他来到之前,身体里跑出来的那家伙好像已经和玫瑰庄园的主人达成了共识。


“现在怎么做?”亚瑟看了看自己破损的身体,血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出身体。


“只能等待。”


“我不接受等待这样被动的词。”亚瑟大吼出声,那些刺穿体内的藤条缠的更紧了,“梅林!”


 


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梅林。


没错,是他的梅林。


梅林正蹲下身子躲在屋檐下避雨。


亚瑟从未看到过梅林如此寂寞的样子。


 


他感觉梅林某一时刻是看向了自己,然而他忘了梅林是不可能看见自己的。


雨停的时候,亚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也快耗尽。


玫瑰庄园的主人终于履行了他的承诺。


梅林再一次出现在这里,他对着这朵金色的蔷薇,清澈的眼眸直视着亚瑟,他说“我认识你吗?”


 


“他并不能看见您,也许在他眼中您只能是一个缥缈的影子。”亚瑟想起盖乌斯说过的话。


“即便是影子,我也要在他眼里留下光。”


亚瑟奋力地与紧缠身体的荆条搏斗着,“哪怕耗尽最后一滴血。”


 


“我是梅林。”梅林微笑了一下,“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亚瑟用牙齿狠狠咬断了一条藤蔓,鲜血从他口中流出,“我是亚瑟。”


凑巧般的这是一条支撑整朵金蔷薇的动脉,亚瑟斗赢了它。


蔷薇花碎裂开,亚瑟浴血而出。


 


“还是不愿醒来么?”


 


梅林呆呆地看着漫天飞舞的花瓣,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么熟悉,那么怀念。


梅林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什么东西灼伤了皮肤。


止不住的泪水从他的眼里流出。


 


亚瑟那双沾满鲜血的手温柔地为梅林拭去泪水,血与泪在梅林的脸上奇妙的融合。


 


“我很想你。”


“我也…想你。”梅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空气说出这句话,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变透明。


 


“你唤醒了他。”这个时候亚瑟一点也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你也救了我。”


他知道,另一个自己回到身体里来了。


 


“该回去了。”


 


 


ⅩⅩ


 


All the wide world, beside us,
Show like multitudinous
Puppets passing from a scene;
What but mockery can they mean,
Where I am—where thou hast been?


 


整个世界,除了我俩,


犹如纷乱的傀儡从舞台上走过


这一切毫无意义!


除了嘲讽,他们没有别的意义!


我在哪儿——你又在哪儿?


 


************************************


 


卡梅洛的国王终于回来了,人们热情欢呼着他们爱戴的王。


德高望重的盖乌斯说过他们的王会带着希望归来,他们瞪大了眼睛,只看到亚瑟王只身一人身披血衣而回。


也许他们最伟大的王刚经历过一场血战,史官拿起鹅毛笔开始歌颂起他们的战神,他在书页上写下王者的战绩,“在激烈的战场里,亚瑟王一个人杀死了几百个敌人。”


 


没有人知道亚瑟王回来是直奔宫廷御医的家而去,准确的说是那位一直不离亚瑟左右的梅林的家。


“陛下!”盖乌斯看到眼前出现的人惊呼出声,亚瑟王看起来实在狼狈极了。


“梅林怎样了?”亚瑟解开了血衣,扔到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走向了梅林的床。


“还是…”盖乌斯为难地开口,“陛下,你需要治疗。”


“我从虚无之境唤醒了他。”亚瑟紧盯着床上闭着双眼的梅林,继而又抬高了声音,“我唤醒了他!”


“陛下,也许梅林还需要点时间醒来。”盖乌斯诚恳地说道,“虚无之境已经对您的身体造成影响。”


“你一开始就知道。”亚瑟扯下了里衣,在那精壮的身体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条状痕纹,最明显的莫过于上次大战重伤的那个地方。无数条纹十字排开,像一个闭合的封印,“我感受不到‘灵’的力量。”


“陛下,‘灵’的力量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盖乌斯放下了药瓶,“一切错在我,我只是希望能挽救这个失误。”


“我厌恶被人欺骗。”亚瑟握紧了双手,“你没有替我选择的权利。”


“有梅林在,陛下您根本无需借助‘灵’的力量。”


“你欺骗了我,两次。”亚瑟低下头,紧握的拳头发出指骨破碎的声音,盖乌斯惊觉不妙,亚瑟这样子恐怕要被身体的另一个自己控制住。“陛下!”


 


然而一切还是太晚了,等亚瑟抬起头,眼里一片墨黑之气。


“老头,虽然是你把我从他身体里唤醒。但是…”这个亚瑟舔了舔嘴,“我也不喜欢被人欺骗。”


盖乌斯认命地最后为梅林整理了被子,刚刚和国王起争执的那段时间,不知什么时候梅林的被子滑落了一半在地上。


“喔唷喔唷想不到你竟如此关心梅林。”亚瑟若有所思地盯着这个老人的背影,“我可以饶你不死。”亚瑟抬起手,“但总该让你吃点苦头。”


“谢陛下厚恩,臣该死。”盖乌斯说罢夺起捣药杵就要刺向自己的颈喉。


 


“你竟敢用你那老不死的血弄脏我的梅林!”亚瑟大手一挥,盖乌斯被那道力量狠狠撞向对面的墙,身体掉落下来发出沉重的响声。


“不要再想在梅林面前自杀,我饶你不死只是因为不想让他醒来后难过。”亚瑟走过去扯起盖乌斯的领口,“你最好给我记住了。”


 


 


ⅩⅩⅠ


 


Lift not the painted veil which those who live


Call Life: though unreal shapes be pictured there


And it but mimic all we would believe


With colours idly spread - behind, lurk Fear


And Hope, twin Destinies; who ever weave


Their shadows, o'er the chasm, sightless and drear.


 


 


不要揭开那活着的人称之为生活的画布啊,


即使它画的不是真实的图案,


它不过是随便涂上颜料


来模拟我们相信的一切情景


然而希望和恐惧,孪生的命运躲在


无形的幽暗的洞中不断地编织它们的影子。


 


************************************


 


亚瑟王毕竟有堆积了那么多天的国事要处理,他不可能时时刻刻寸步不离梅林的病床,他命令盖乌斯一旦梅林醒来立马通知他,便暂时离开去对付那些聒噪的谋臣。


 


“梅林…”盖乌斯用哀伤的眼神祈求着他爱子般存在的家人赶快醒来,“只有你能拯救陛下。”


“你肯定也知道陛下身体还住着另外一个人。”盖乌斯疼爱地替梅林换下额头上的毛巾,“真希望他没有伤害过你。”


“卡梅洛的未来,你们的未来。”老人叹了口气,在一屋昏黄的暮色中静静地呆坐着。


 


而国王议事厅里,亚瑟王为大家带来了好消息。


“莱昂,即刻发消息通知四大国,‘灵’的势力已被我铲除。”亚瑟王一身的战伤也像是在提醒着这场战斗的不易,“传令下去,卡梅洛取消宵禁。”


众骑士为自己的国王而骄傲,他们用最美的言辞表达着他们的赞赏和欣喜。然而亚瑟王脸色一直不好,挥了挥手便很快离开众人视线。


他们的国王需要休息,圆桌骑士们很理解地各自散去,他们迫不及待地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各自的家人,告诉这个世界。


“不用再担惊受怕地活着,每一天都不再是煎熬。”


 


………………………………


 


 


“为什么还不愿醒来。”亚瑟用手轻轻碰触着梅林的脸庞,然而他很快就收回了手,“我知道你不愿醒来看到是我。”


他站起身,月光洒满了银镜。镜中的亚瑟看起来悲伤不已。


“你为什么会悲伤?”亚瑟对自己说。


“为什么是这孪生的命运?”亚瑟继续问道。


“梅林为什么不能爱上我?”亚瑟追问着。


 


“哎,我从未知道这就是人类的爱情。”亚瑟抚摸着镜子,将自己与银镜里困住的自己深深重合,“让他醒来。”


 


亚瑟真的觉得另一个自己变了很多,这种感觉从虚无之境回来后更加强烈。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的力量消失而让体内的那个邪恶的自己慢慢好转起来,但是他不会心软,至少在面对一生挚爱——梅林的事情上。


 


亚瑟在梅林的身旁躺下,有多少个夜晚,他能这样静静地守护着他的爱人。


他用手描绘着他的梅林,月光坠落在他的男孩般的面容与黑色的头发。岁月并没有在这张脸上刻下痕迹,众神对他是多么的爱怜。


亚瑟的嘴角绽现出某个若隐若现的微笑,眼睛湿润,而且闭起来。他将身子贴近


梅林,将嘴挨近梅林的颈部。


“我需要你。”


 


这个吻很快就被温热的液体打湿,亚瑟惊喜地起身看向梅林。


他的梅林,睡了那么久的梅林,终于愿意醒来了。


他激动地俯身紧紧抱住床上那人,就像要拥住他的生命。


“谢谢你愿意醒过来。”亚瑟的声音带着哭腔,只有在爱人面前他才能放下自己尊贵的王者身份哭得像个孩子。


“亚瑟,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被亚瑟拥住的梅林喃喃地说着,“下着雨的夜晚,玫瑰园,看不见的人。”


“我知道。”亚瑟不断地亲吻着梅林的眉眼,“不论你去了哪里,永随你左右。”


 


 


ⅩⅩⅡ


 

Within the surface of Time’s fleeting river

Its wrinkled image lies, as then it lay

Immovably unquiet, and for ever

It trembles, but it cannot pass away!

 


时光逝去河流的表面


躺着它布满皱纹的容颜,


一如故往,它永不安定,


永远颤抖,却不会逝去!


 


************************************


 


梅林虽然如亚瑟所愿醒过来了,但是他常常会陷入短暂的失神状态中。


盖乌斯告诉国王梅林这种表现并无大碍,极有可能仅仅只是出入于虚无之境后的遗留症,等时间长了就会恢复正常。


亚瑟对盖乌斯的说辞并不太相信,也许他此前去虚无之境并没有将完整的梅林带回来。


但是,梅林现在就在他的身边,在他有所思考紧皱眉头时会回过头来好好地对着他微笑,他还能更奢求什么呢。


 


这一次,他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以后卡梅洛,乃至整个大陆,都不会再有“灵”的力量出现了。


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这份曾经让五大国都噤若寒蝉的巨大魔力。


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却因此受到了各国人民的尊重,并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种无形的向心力。


统一整个阿尔比恩大陆只是迟早的事。


他开始明白,让人民恐惧远远比不上让人民感到幸福安全来得强大与稳定。


现在人人提到亚瑟王,都会赞赏他那份独自前往虚无之境,与“恶灵”战斗的勇气。


 


他只是义无反顾地去救他的爱人,当然这也是现在民间传唱的故事版本之一。


任谁被这样的亚瑟王爱着,都会愿意就这样被爱着死去吧。


 


然而亚瑟是绝不会放手的。


他绝不会让最爱的梅林死去。


他要他好好活着。


完整的活着。


 


………………………………


 


梅林又陷入短暂的失神中了。


亚瑟将梅林好好安坐在椅子上,继而用手支着下巴静静地在桌子的另一旁观察着他的爱人。


失神的梅林很安静,他的眼神会在一开始精神出离的时候涣散继而慢慢空洞起来。


他在望着我,又不像在望着我。


亚瑟在梅林面前挥了挥手臂,果然只是徒劳。


 


这个时候的梅林会去哪里了呢。


亚瑟很有耐心地等着,有时只需要一两分种,梅林就会清醒过来,有时可能需要好几分钟甚至更长。


梅林恢复过来后,有时会告诉亚瑟在那段时间他去了哪里。


但更多的时候,梅林选择了沉默。


 


他好像在保守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将亚瑟排除在了外,这让国王苦恼,但又无可奈何。


 


“我见过他了。”亚瑟抚摸着梅林的侧脸,眷恋地不肯移开。


“谁?”梅林的眼神清醒过来后就会专注地望着亚瑟,那份关心就快要溢出眼中。


“莫德雷德。”亚瑟说完放下了那只流连忘返的右手。


“你们见面了。”梅林低下头,回味着亚瑟话语中的深意。


 


“黑森林里,你们更早遇见。”亚瑟用着肯定的语调。


“是的。”梅林抬起头,“那个时候我迷失了自我。”


“德鲁伊人将你封入沉睡中。”亚瑟现在说起这般话来还是能听出声音中不可隐藏的愤怒。


“是我的意愿。”梅林伸出手,尽力安抚着亚瑟的情绪。“你知道我从不愿意伤害无辜的人。”


“我差点就要永远地失去你了。”亚瑟终于将梅林紧紧地抱进怀里。


“你永远不会失去我。”梅林喃喃着,“我知道只有你才能唤醒我。”


 


 


ⅩⅩⅢ


 

Like shadows: as if day had cloven the skies

At dreaming midnight o’er the western wave,

Men started, staggering with a glad surprise,

Under the lightnings of thine unfamiliar eyes. 

 


像白日把西方波涛上


睡梦中的午夜天空撕裂,


人们突然被你那陌生的眼睛里


所发出的的光芒惊醒,


怀着惊喜,踉跄着向前走。


 


************************************


 


“你就快要统一阿尔比恩了。”梅林从亚瑟怀里醒来,迎着清晨的第一束光神谕似地告知了他伟大的王。


“你的梦想就要实现。”梅林往亚瑟怀里蹭了蹭,满足地发出低语,“我的使命也快完成了。”


亚瑟揉着梅林的黑发,在上面印上亲吻。


“听起来好像你要功成身退,离开我似的。”


梅林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亚瑟笑着搂住梅林。


“难道我猜对了?”


“这玩笑不好笑。”梅林起身穿好衣服。


 


“在我有生之年,我都不会离开你。”梅林正对着亚瑟,一字一句坚定地说道。


 


周身洒满光彩的法师,天地万物孕生的魔灵。


亚瑟伸出五指,隔着手指的缝隙让阳光穿透进眼睛里。


他的命运,许诺了他的未来。


 


“你在我的梦想里。”亚瑟拦腰抱住梅林,将他的梦想再次揉进身体里。


 


………………………………


 


“答应我,别再见莫德雷德。”梅林再一次向亚瑟请求道。


“你曾经告诉我他的名字,并说他是我的死敌。”亚瑟若有所思,“我没想到之前会遇见他。”


“神谕说你会死于他的剑下。”


“有时命运无法预料,谁也不能决定会遇见谁。”亚瑟翘起嘴角,“大部分时候,我认为我能是个例外。”


“那么至少答应我别主动去找他。”


“你和他约定过什么?”亚瑟突然握住梅林的手,他想到黑森林里的莫德雷德,他说他答应过梅林。


“为什么这么问?”梅林沉默着垂下了手。


“我认为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亚瑟!”梅林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我希望看到你成为这个大陆的王者,我知道只有你才能人民带来幸福。我希望亚瑟王是个让人民说起来就是一个闪着光芒的名字…我还希望,还希望魔法能回到阿尔比恩。”


“我知道这一点是出于我的私心,我明白人们对于魔法还是充满着恐惧。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个国度,能够承认魔法,能够让我这样的人能有立足之地,不用再躲躲藏藏,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


“我完全明白你的心愿。”亚瑟将近乎失控的梅林揽进怀里,“我会为你建立这样的国度。”


 


亚瑟让盖乌斯给梅林开了一点安神的药。


看着梅林安静地睡躺在床上,国王很难想象抓狂时的梅林的样子,困兽般地撞出一身的伤。现在只有疲惫的阴影伴随着他。


 


“梅林没有说出实情。”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的声音在不断地放大。


“最后一个德鲁伊人一定知道原因。”亚瑟走近窗边,月光打在他的身上,冷冷地有些渗人。


“他不希望我这样做。”


“你难道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直这样痛苦。”窗户的另一边,玻璃照出国王的模样。“别忘了是谁让你差点失去梅林。”


“莫德雷德。”玻璃上映出的亚瑟的脸古怪地笑了起来,然后窗户那块玻璃在国王转身离开后突然碎裂,碎片在空气中厮杀着跌落在地。


 


 


ⅩⅩⅣ


 

My cheek is cold and white, alas!My Heart beats loud and fastOh! press it close to thine again,Where itwill break at last!

 


我的面颊变得苍白、冰冷,


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动;


啊,快把它放在你的心上,


最后它将碎裂在那里。


 


************************************


 


梅林在安眠药物的作用下一觉醒来后感到了莫名的焦虑。


他在城堡四处寻遍不见亚瑟的踪影,终于在兵器库碰上了莱昂骑士。


莱昂告诉梅林,国王有点急事去了边界,今日便能回来。


 


然而梅林总觉得不安。


亚瑟从来都会让他跟在身边。


这次太不对劲了。


 


他回到卧室,看看亚瑟有没有给他留纸条什么的。


然而什么都没有,亚瑟走得太急,有什么事情不能等他醒来再一起商量。


梅林的思考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他打开门,看见木匠抱着一块玻璃提着工具进来。


“窗户什么时候碎掉的?”


梅林看着木匠在窗前忙碌着安玻璃的身影,突然想到什么。


 


糟糕,亚瑟昨晚就走了。


 


………………………………


 


“没想到亚瑟王居然会亲自找上门来。”莫德雷德轻笑着,“剑栏这个小地方国王是否有听说呢?”


“呵,我不信神谕。”亚瑟微笑着说,“国王想找到一个人并不难。”


“很难想象你是一个人前来。”莫德雷德笑得不露痕迹,“我听人说国王救出了爱人,那么…梅林想必已经醒来了吧。”


“并不算完全地醒来。”亚瑟纠正道。


莫德雷德挑了挑眉,“听起来有些古怪。”


“我正是为了答案而来。”


“哈?”最后的德鲁伊人大笑出声,“亚瑟王该不会以为是我对梅林做了什么吧?”


“黑森林里,你说过答应了梅林。”亚瑟逼近了莫德雷德。


“我确实曾经答应过梅林。”年轻男子一点没有退缩的意思,“不过现在已经时过境迁,我改变主意了。”


“所以你承认是你在搞怪。”亚瑟压低了声音,听不出是愤怒还是冷静。


 


“除了用尽全族之力将失控的梅林封印沉睡,德鲁伊人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莫德雷德将握紧的拳头松开,龙息之剑便出现在了手中。


“我本来打算像梅林一样等着承认魔法的国度建立,不过,灭族的仇人就在眼前,我不得不与你一战。”


 


“那把龙息之剑能杀死我们。”身体里的那个自己在提醒着亚瑟。


“骑士永远不会被一把剑吓倒。”亚瑟自信地回答身体里那个有些犹豫的自己。


“想想梅林,他在等着你。”


“所以我更要为他而战。”亚瑟抽出了自己的剑。


 


“你失去了‘灵’的力量,我也不会强人所难。”莫德雷德丢下了手套,“很早以前,我曾经向往着做一名骑士。”


“可是像我这样无名无分又背负着魔法秘密的人,怎么能成为王国的骑士呢?”


莫德雷德冷笑道,“今日就让我们以骑士的剑术一分胜负。”


 


亚瑟捡起地上的手套,接受了眼前人的挑战。


“我答应了会为梅林建立平等的国度,所以我绝不会输。”


“很好。”莫德雷德挑起了嘴角,“不过胜利似乎在我这方。”他扬了扬手中的龙息之剑,“我记得我有说是你的帮忙才铸成了这把剑?”


 


亚瑟冷哼一声,“卑鄙之徒。”


莫德雷德没有反驳,只是为接下来的剑斗舒展着身体,“所以今日不管谁输谁赢,谁生谁死,魔法总是能回归的,那么至少这点没有违背梅林的意愿。”


 


 


亚瑟再也不想从这人口中听到对梅林的冷嘲热讽,他率先开始了这场注定持久的僵持比剑。


 


 


ⅩⅩⅤ


 


It is the same! --For, be it joy or sorrow,                                     
The path of its departure still is flee:                                          
Man's yesterday may ne'er be like his morrow;                          
Nought may endure but Mutability. 


 


反正都一样!


因为,不论是悲伤还是喜悦都会溜走:


我们的明天绝不等同于昨天,


永远不变的唯有这“无常”。


 


************************************


 


梅林知道亚瑟一定是去找莫德雷德去了。


没有任何犹豫,他当下就明白自己该去哪里找到亚瑟。


剑栏。


古老的神谕早就预言了这次战斗。


 


亚瑟会死于莫德雷德的剑下。


梅林一刻也不停地向那个最终的审判之地赶去。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亚瑟死。


他要他活着。


 


梅林有一部分的神识并不在这里,他清楚他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就做出选择。


但是自从经历虚无之境后,他觉得有些东西好像在冥冥中改变了。


也许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酷。


 


无论如何,他要守护好他的命运。


这样想着,梅林的眼神坚定起来。


有人说过他是这个大陆最伟大的魔法师,也许有可能是从古至今最伟大的魔法师。


那么也许他能改变古老神谕,也许他能小小地改动一下王者的命数。


 


………………………………


 


亚瑟王与最后的德鲁伊人的剑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两人都杀红了眼,亚瑟并没有穿上严密的盔甲,加之莫德雷德手中的龙息之剑,其实战场的优势是一直倒向德鲁伊人这边的。


然而亚瑟毕竟是骑士中的骑士,剑术绝对领域上的高手,即使处于劣势却仍旧不可小觑。


莫德雷德身上已经有几处剑伤了,但是他没有认输。


他在蛰伏着等待着为亚瑟王送上致命的一剑。


 


梅林的出现打乱了亚瑟的阵法。


“亚瑟!”梅林提醒着国王小心侧面,第一次亚瑟闪躲了过去,然而剑斗是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被迫终止的。


骑士之道在于坚持到底,亚瑟和莫德雷德都遵循着这个秩序。


 


几秒的停顿之后,莫德雷德发动了进攻。


看到莫德雷德只是以骑士的身份与亚瑟剑斗,并没有使用魔法,梅林松了一口气,等他发现这把剑的古怪之处时,德鲁伊人已经将剑尖刺入了亚瑟的腹中。


亚瑟吃惊地盯紧了那把刺入自己身体里的剑,他没有看错,那剑尖在接触到皮肤的瞬间变长,然后变成了碎片裂进了他的骨血之中。


 


“不!!!!”梅林痛苦地吼叫出声,那声音引过亚瑟手中的剑变成无数把利剑插入莫德雷德的身体中。


最后的德鲁伊人睁着双眼全身插满剑跪着死去,嘴角却是带着笑意。


他完成了他的使命。


古教会让他安息。


 


梅林跪在地上抱住亚瑟,他没能找到伤口。


龙息之剑造成的伤口是致命的,在刺中身体的瞬间伤口就会自动闭合,然而碎裂进身体里的碎片会不停地燃烧,直到受伤者骨血翻腾,痛苦死去。


 


亚瑟费力地抬起手,终于抚上了梅林的脸庞。


“你早就知道这一天…”


“别离开我。”梅林抓紧了那只无力的手。


“我爱你。”梅林愣了一下,那双眼睛让他想到了夜晚的那个人。


“我以前被他用龙息烤过。”亚瑟苦笑着反手握住梅林的手,“他肯定没跟你说这事。”


“反正你不喜欢我,看我受苦你更乐意。”这个亚瑟埋怨地轻捏着梅林的鼻子。“我死了你也不会哭的。”


 


梅林没有说话,亚瑟也没说话。


“再陪我说几句话吧。”这个亚瑟苦涩地说道,“我只能控制这个身体这一点时间了。”


梅林感到说不出的难受,他知道他永远不会告诉本来的亚瑟,他还有一部分的神识是留在这个亚瑟身上的。


虚无之境回来后,他发现这个亚瑟也在那个缥缈的玫瑰园里用鲜血来唤醒他。


也许他也对这个亚瑟有所留恋,但本质上他和亚瑟就是一个人啊。


 


他也会心软,他也不想让他来受难。


但他必须做出选择,当要选择谁来中剑时,他就自私地擅自安排好了一切。


这个亚瑟纵容了他,不可思议地宽恕了他。


完完全全有别于之前的暴君。


 


他现在恳求他多陪他说几句话。


然而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谢谢你。”梅林不知道自己哭了。


“这就足够了。”像是一声叹息,梅林看着怀里的亚瑟在散发着动人的光。


他伸出一只手去空中,什么也没抓住。


 


他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亚瑟,怀里的人就像是在梦中熟睡着,体温却没有随着光的散去而冷却。


亚瑟活了下来。


他感到满足,同时觉得失去了什么。


 


现在的梅林已经恢复了所有的神识,他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亚瑟。


这一次,换他等他醒来。


 


 


-END-


 


 


 


后记:


 


这篇文从当初刷汤看到一张动态图然后开了一个亚瑟黑化的双重人格梗小脑洞,在小伙伴们的转发敲碗鼓励下就说开始把脑洞写出来,鸡血上脑的时间大概就是寒假的那段时间,中间停更了好长时间,开学了忙着其他事再加上无可拯救的惰性,暑假的时候也没把这坑填完,趁着国庆放假其实也只是昨天一天的时间一直在写,总觉得应该要把这坑填平,不然心里老挂念着也不敢开新坑ORZ


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写短篇,脑洞来了就赶紧写出来,一个故事之后就下个故事再见。这篇当然算不上长篇,顶多撑死算个中篇,不过写的过程还蛮痛苦的,特别是重新拾起来的时候。真的很感谢一直鼓励支持我继续写这篇的朋友们,没有你们,这篇绝对就无疾而终了QAQ


在这里特别感谢为这文剪视频的二桥,写肉番的大月,还有画条漫的御景,谢谢你们的喜欢和肯定,我从来没想过可以因为一篇偶然的文而得到这么多意外的收获。


写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那么还是那句老话吧,如果喜欢,我们下个故事见。=3=


                                                        


 


 熨斗


2014-10-05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