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_带我去伦敦

找地方存一个简短的笔记。

看到这里想起自己之前跟爸妈吵过一回架,起因是他们认为我在纽约的时候应该少选几门课抽出时间复习雅思把成绩考下来,这样就不存在压分的问题。可是我说,我好容易有机会在这样一个地方读书,凭我的本事是考不上的。原本想上的课想学的东西就那么多,并不想牺牲这种机会。他们说,但是如果你能考上更好的学校,你不是有更好的平台学你想学的东西了吗?我说但还会有下一段未来啊,到时候我又要为了下一段时间的“更好”牺牲“当下”了。学习(或者其他任何努力)永远只是means不是ends,永远也到不了踏踏实实只为了想学而学的那个阶段。

又想起大一的时候突如其来quit掉各种社团学生会,开始放飞选课,也是因为烦透了生活的每分每秒竟然只是means不是ends

按照R.S.的话来讲,就是再也不想在学习/工作当中悬置“真实自我”了。

全书的逻辑是:当人们面对外界权威无能为力时唯一防御的办法就是悬置“真我”。那个失去自由无力反抗的人,那不是真的我。

按这个逻辑倒推回去的话,就是,我本人,一个拒绝悬置自我的人,一个control freak,还能这样做多半是因为我是个拥有顶配人生的幸运儿,没受过什么伤害的傻白甜,没遇到太多真正意义上无能为力的事儿。

这样想来承担风险和直视痛苦真该是一种责任了。

(聚聚说得对 自恋是当代的新教伦理 妈的一本讲工人阶级的书看着看着开始自我剖析了 自我怎么那么大呢?唉!我被现代生活毒害了!)

评论

热度(2)